第38章 绝望乐园05┃他在火焰里手舞足蹈,哭声尖叫。

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38章 绝望乐园05┃他在火焰里手舞足蹈,哭声尖叫。 作者:紫界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38章 绝望乐园05┃他在火焰里手舞足蹈,哭声尖叫。在线阅读。 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38章 绝望乐园05┃他在火焰里手舞足蹈,哭声尖叫。相关章节: | | | 无限之回溯死亡最新章节目录 | 紫界的小说 | 无限之回溯死亡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周悦的“魔术师”, 无疑是众多主牌当中最强悍的一张。它不仅可以变化成其他主牌, 即使是逆位牌,魔术师也可以变化。这意味着只要周悦愿意, 他可以把自己的魔术师变成其他任何一张牌,他可以使用这张牌应对一切突发状况, 这同样也是魔术师最为强悍之处。

    因此,周悦的这张牌一经展出, 便顷刻间吸引了其他所有人的视线, 穆钦也在不着痕迹的,挨个观察这些人的面部表情。

    施文似乎对周悦的牌很感兴趣, 穆钦注意到他一直盯着周悦手里的魔术师。而施文的女朋友路佳宜却一脸心不在焉的模样, 她仍然紧紧地跟在施文的身旁,伸手拽着施文的胳膊,看样子非常依赖施文。

    而荣渝西眼神中更多的只是好奇, 他还没有真正了解这个世界的可怕之处,也看不出这些所谓的塔罗牌是否有如此神奇的功效。

    段群也很感兴趣地盯着周悦的牌,但他只是看了两眼,挪开了视线。

    这些人的反应, 穆钦一一在心里详细地记录了下来, 最后他开口做总结,并且指名道姓地说道;“在我们之中,有三个人是杀手的嫌疑非常大。”

    然后穆钦开始点名,他首先指向施文:“第一个是你,施文。”

    “第二个是你, 段群。”穆钦之后又指着段群,紧接着最后指向了周悦:“然后第三个……是你。”

    “你们三个人当中,必定有一人是杀手。”穆钦说。

    施文立刻表示不理解了,抗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能断定我们的嫌疑最大?”

    “因为你们三个的卡,都是那种‘无法轻易使用’的卡牌,而杀手的设定是无法使用正位卡牌,所以你们三个都可以利用‘无法轻易使用卡牌’这种理由,光明正大潜伏在我们当中。”

    穆钦首先看向施文,“首先是你的卡牌,逆位恶魔,一张诅咒卡,使用就等于自杀,所以你可以光明正大的告诉别人你不能用这张牌,你要把它扔掉。”

    “如果我假设它就是死神牌所伪装的一张逆位恶魔……据我所知,死神牌即使被持卡人扔掉、破坏、撕毁,卡牌的效果依然还在持卡人身上,直到游戏结束时,死神牌的效果才会消失。”

    “所以说。”穆钦用略带审视的目光盯着施文:“无法使用卡牌的你没有办法向任何人证明你的身份,即使你真的把这张牌扔掉了,也不能证明你不是杀手。相反,你成为杀手的可能性还会增加。”

    “第二个无法使用卡牌的人是段群。”穆钦说着又看向段群,“你的倒吊人是一张牺牲卡,很明显,这张牌同样无法被轻易使用。而依照你的性格,你不是那种会为别人而牺牲自己的人,很可能到游戏最后,这张牌都只是你手里的一件装饰品,所以你也有嫌疑。”

    “最后就是我。”周悦率先穆钦一步开口,他露出坦然的笑容,默默注视着穆钦:“魔术师因价值太大所以无法被轻易使用,我必定是要把它留在最后关头的,因此我也有很大嫌疑,对吧?”

    穆钦扭头看了周悦一眼,为了给周悦的身份做掩护,穆钦不好在这些人面前表现出和周悦有多么熟络的样子,他已经尽量避免和周悦进行眼神触碰了,但周悦似乎一点都不在乎避嫌之类的问题,从刚刚到现在,他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穆钦看。

    穆钦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周悦投射在他身上那股火辣辣的视线,穆钦觉得自己背上都要被周悦的视线给盯得灼烧起来,这令穆钦感觉头有点疼。而且,恐怕是周悦盯着穆钦盯得太过火了,其他人也察觉到了周悦死盯着穆钦的异样。

    施文似乎是个直性子的人,率先直白地询问周悦道:“说起来,你从刚刚加入我们起,就没有介绍你自己……而且,你一直盯着穆钦看,我能问一下这是什么原因吗?”

    “介绍自己吗?”周悦听了施文的话,故意表现出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笑道:“啊,我忘了……那我就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周悦,我是个……退伍军人。”

    周悦一说起退伍军人这个身份,顿时令其他所有人面面相觑起来。施文想起穆钦之前也说自己是退伍军人,这令施文意识到了什么,施文便转头问穆钦:“你俩都是退伍军人?难道你们俩相互认识?”

    穆钦脸上没有多少表情,心里却无可奈何的叹气。他寻思着,周悦恐怕是不打算隐瞒自己和穆钦的关系了,周悦大概觉得,只要公开他和穆钦相互认识的这个要点,他就可以肆无忌惮表现出和穆钦的亲近。

    然而就在穆钦这么想着的时候,周悦却眯着眼睛反驳施文道:“不,我不认识他。部队当兵退伍的一抓一大把,所属的军区队伍都各有不同,没必要个个都认识,至于我盯着他的原因……是因为他的站姿,受过训练的人连站立的方式都和常人略有不同,我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刚刚一直在猜想他的身份。”

    周悦的解释状似合情合理,虽然施文听他解释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此刻旁边年纪最小的少年段群,在盯着周悦瞅了半响后,冷不防插嘴对周悦道:“诶?你真的只是因为他的站姿,才盯着他看吗?我还以为你喜欢他呢。”

    段群一句话让周悦不再保持微笑,抿唇将嘴角拉平,周悦用幽幽的目光看着段群:“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少年段群一脸吊儿郎当,随意摆弄着自己手里的手电筒,答出来的话却让人吃惊,段群说:“因为你看着他的目光很下流啊。”

    段群若有所思地看着周悦:“我见过你这种眼神哟!我上初中时,那个男老师盯着我们班上的女同学就是你这种眼神,他实在太让人恶心了,所以有一天我找来了汽油,泼在他身上,一根火柴把他烧成了丑陋的怪物。”

    段群的话太令人惊愕,他一说完,所有人都噤声了。

    穆钦听着也觉得十分尴尬,便情不自禁走上前去,用手电筒敲了敲段群的脑袋,这个动作蕴含了一些教训的味道,敲得段群有点懵还很莫名其妙,他抱着脑袋十分不解,傻乎乎地抬头看着穆钦。

    仿佛刚刚意识到自己挨打的事实,段群还傻乎乎的问:“你为什么打我?”

    穆钦捏着拳头说:“不为什么,我手痒。”

    段群不满,心里委屈,努力一本正经为自己辩解道:“你手痒也不能打我啊,我不是沙包,你不能打我!”

    穆钦便顺手揉了揉少年刚刚被他砸过的脑袋。

    这时,一言不发的荣渝西也跟着开口,年纪比较大的荣渝西不太能接受新事物,想到段群说的这番话,他不免尴尬地指着周悦说:“意思是说,这家伙是同性恋?我听说部队里这种人很多。”

    施文则用那种让人并不是很舒服的目光,瞪着周悦看:“这样说来,你盯着穆钦一直看的原因,真的是段群说的这个意思吗?”

    周悦无奈摊手道:“我不否认我有这层意思哟。”

    周悦承认得如此干脆利落,反而让人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比较好了,众人都有些尴尬起来。

    穆钦便出声打破了沉寂,说道:“你们给我消停点,别再议论这个话题了,我并不在在意这家伙用什么眼神看我,随他怎么看都行,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钥匙卡。”

    于是在穆钦的催促之下,一伙人各自收拾起自己内心五谷陈杂的心思,开始在第四层人事部搜索门卡的踪迹,而门卡也很快就被最为熟悉这个游乐园的荣渝西率先找到了,荣渝西从某个办公室里的桌子抽屉中摸出的钥匙卡,他道:“我只找到了这一张门卡。”

    “它可以开游乐园里所有的门吗?”穆钦从他手中接过这张门卡,然后用手电筒照了照门卡,穆钦发现这张门卡上印着游乐园的宣传画,和门卡使用的注意事项。

    “这个是看权限的。”荣渝西回道。“每张门卡中都有录入员工的讯息和权限,这个员工的工作岗位决定他有的权限,权限越高,他就能开更多的门……我想这只是一张低级员工的门卡,不过用它来开大门口保安室的门,是绰绰有余了。”

    “好吧。”穆钦说着,立刻毫不客气地将门卡塞进了自己的衣兜里,但很快就有人对穆钦的我行我素提出了异议,是施文,他冲穆钦道:“你就这样把门卡占为己有了?”

    穆钦闻言思索片刻,点点头道:“你说得对,我确实不应该随意占为己有,那这样吧……”

    说着,穆钦又把门卡掏出来塞回了荣渝西的手上,对荣渝西道:“你是我们之中最不可能成为杀手的人,因为你的愚者牌证明了它的功效和你的身份,所以你是‘白’的,我把门卡交由你来保管,接下来所有要用门卡开的门,都由你来开。”

    荣渝西被授予重任,这似乎令他不知所措,拿着手里的门卡,浑身都有点发抖。

    见荣渝西这幅怂样,施文就开始嘲讽荣渝西:“恭喜你啊,你可是拿到了大宝贝呢!不过我劝你小心一点,这张门卡很重要,它一定会成为杀手争夺的对象,而你,也会成为杀手的第一目标。”

    施文一行话真的把荣渝西给吓着了,他用祈求的目光看着穆钦,说道:“那个……穆钦,还是你拿着吧,这东西……我怕我一个失误就把它弄丢了。”

    穆钦用眼神警告了一下施文,示意他不要在这里兴奋作浪。然后对荣渝西摇摇头道:“不行,这东西不管谁拿着,都不能让人放心,只有你最合适,你不用担心,我会保护你的。”

    可尽管穆钦这样说了,荣渝西还是害怕的要命,然而他不敢违抗穆钦,又被旁边的施文用嘲讽的目光盯着,他只能一鼓作气,哆哆嗦嗦地将门卡收进了自己兜里。

    之后穆钦又领着大队伍,开始朝楼下的发电机房前进,据荣渝西所说,办公楼有个巨大的地下小广场,那里放满了发电机和发电设备,用来给全乐园提供临时供电。

    所以当他们顺着楼梯下到地下负一楼时,就可以看见那个地下发电机房的入口,一道虚掩着的灰色钢板门,穆钦等人随手一推,这扇门就在长长的呻吟声中被打开了。

    门的后面就是电机房,里面堆积着大量穆钦等人看不明白的设备,有些设备似乎还亮着灯,发出轰隆隆的声响。

    穆钦又看向荣渝西,问他是否会操作这些发电机。

    荣渝西摇头道:“不会,这些平常都是电工在维护的。”

    这时段群举起手道:“我虽然不懂这些发电机是什么原理,不过我知道怎么打开它们。”

    “那好。”穆钦满意地对段群道:“你去试着打开这些发电机。”

    “所有的都打开吗?”段群问。

    穆钦认真道:“所有的都打开,我们要让整个游乐园都亮起来。”

    “那可是一项大工程啊。”段群环顾了一下里面这些发电机,说道,“这里面实际上就是由几个柴油发电机组组成的发电机房,有几个还在运作,但大部分都已经停止活动了,我们只要给发电机换掉油,打开开关,就能够启动。”

    说着段群伸手指着机房角落里堆放的一堆半人高的塑料桶,说道:“那些估计就是存放柴油的油桶,旁边还有存放蒸馏水的塑料桶,你们帮个忙,搬几桶下来给发电机冷却然后换新油。”

    由于在场众人都不懂这些机器的操作,唯一懂的段群瞬间成为指挥官,指挥着一群大男人把各种沉重的大罐子搬来搬去,只有唯一的女性路佳宜被她男朋友安置在一旁默默观看,期间段群还不停地叫嚣喊道:“你们小心点,地上都是油!要是磨出什么火花,这地方顷刻间就能化为一片火海。”

    之后在段群的指挥下,众人很快就挨个处理好这些发电机,一番操作下来其实也很简单,无非就是先检查每个发电机的安全和牢固,然后开个冷却系统给它们先冷却一下,冷却不了就往里面倒蒸馏水,之后再更换燃油箱里面的柴油,确定无误后启动机器。

    很快,这个机房里面的发电机,在众人合力奋斗之下,一个个亮了起来。

    段群说:“很多商场、工厂、医院等地方,屋子里面都会放置这样的发电机组,大小合适、启动方便、安全迅捷,提供临时供电和充当备用电源都是不错的选择,以前我没找到游乐园的工作时,也在很多商城里打过工,跟过几个电工师傅,是他们教会我怎么操作这些东西。”

    启动完最后一个发电机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中间并未发生什么意外,所有人都安分守己地干好了自己的事情,穆钦本以为周悦会采取什么行动,但结果周悦一直跟在穆钦的屁股后面,穆钦觉得他一定是想摸自己的屁股,这个猜想让穆钦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因为之前,段群说周悦一直用下流的眼神瞪着穆钦,于是其他人就下意识将周悦看作是一个同性恋的变态,各自在心中暗叹,周悦人长得高大壮实,模样也挺帅,居然是个变态,实在是令人惋惜。

    中间段群见周悦一直在穆钦背后伺机而动,还很不满地凑过去挤到穆钦的身边,小声冲穆钦警告道:“那家伙一直盯着你,你确定不需要想办法教训他一下吗?”

    于是穆钦回头看一眼目不转睛瞪着自己的周悦,心中好笑万分,脸上仍然一派冷静:“别管,他也就看看而已,我又不会少根毛。”

    “万一他待会儿就动手了呢?”段群和穆钦其实意外挺合得来的,这个少年虽有性格上的一些缺陷,但穆钦觉得自己可以理解他……穆钦总是觉得,段群和当年的周悦很像。

    “你觉得我对付不了那个周悦吗?”穆钦道。

    段群眨了眨眼睛,丝毫不留情面地对穆钦道:“我觉得你对付不了他。”

    “你这话太打击我了。”穆钦做出悲痛欲绝的模样。

    段群却一如既往的认真:“他给我一种危险的感觉……嗯,非常非常危险的感觉。”

    “算了,不要再讨论他了。”穆钦不太想继续和段群聊关于周悦的事情了,“我们的电机应该全部启动了,接下来要做什么?”

    段群摸了摸下巴,说道;“当然是开电闸了,电机房外面应该有个总电闸,打开后整个游乐园就会亮了。”

    “那我们就出去吧。”

    说着穆钦开始集合全部的人,打算离开电机房,只是离开时,众人都表示需要找个洗手间来清理一下自己。

    原来刚刚为了打开这些发电机,一伙人又是清理机组又是搬油桶,除了女生路佳宜其他人都脏的不成模样,穆钦身上也沾了不少污渍,散发着柴油刺鼻的味道。

    所以他们就在电机房旁边找到了一个大号卫生间,里面还有一个大衣柜,放着不少深蓝色一套的技工服,数了数有五六套,正好够穆钦等人穿着,几个商量了一会儿,随意清洗了脸、手臂和腿,然后纷纷脱掉了身上脏兮兮的衣服,换上了新的技工服。

    好在这些技工服基本偏宽大款,即使是最胖的荣渝西也可以轻松穿下。

    按理说都是男生,加上卫生间没有灯,昏暗得不行,只有穆钦等人的手电筒亮着光,换衣服不应该藏着掖着,不过当穆钦看到旁边周悦火辣辣的目光时,他还是默默抱着衣服去卫生间里寻了一个单间。

    穆钦很快在单间里换好了衣服,当他刚刚打开门想走出单间时,那边周悦突然走了过来,堵在了穆钦的跟前。

    穆钦看着他,他也看着穆钦。

    周悦身上的衣服也已经换掉了,他换衣服的速度很快,身上蓝色的技工服对于他来说可能小了点,把他的胸膛裹得紧紧的,令他结实好看的肌肉一览无遗。

    周悦微微低头,冲着穆钦把脸凑过来,他的脸挨着穆钦挨得极近,穆钦差点以为他想亲吻自己,但周悦没有,周悦只是低声细不可闻地说道:“你知道什么是双鬼吗?”

    还未等穆钦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周悦突然从自己衣兜里摸出一把刀来。

    这把刀在昏暗的光线中闪烁着刺目的光芒,他突然抽刀的动作吓了穆钦一跳,本能地退后一步,并抬起头看周悦的眼睛,他看见周悦的瞳孔中闪烁着微弱的寒光,在阴影中锋利而尖锐。

    “我们该分开。”周悦在穆钦面前将他手中的刀刃举起,“然后重聚。”

    这时,刚刚换好衣服的段群注意到周悦不见了。

    事实上,段群一直有注意周悦。因为周悦总用那种古怪的目光盯着穆钦,周悦这种古怪的目光,让段群总是能够回忆起他初中时期那个班主任,那个男人,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靠着和校长的关系在学校里当了个所谓的班主任,而实际上他根本没有任教的资格。

    这个男人总是用下流的目光看着班上的女生,段群有一次透过办公室的窗户,看见这个男人在自己办公室里猥亵他们班上的一名女生,他把手伸进了女生的裙子里,而女生一直低着头不敢反抗。

    之后段群经常会去那个窗户前,看这个人渣把班上的女生带进办公室里,各种对其上下其手。

    段群那个时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他不曾对这个人渣感到气愤,也没有对女生感到同情,他只是注视着这个老男人,然后在有一天,这个老男人落单的一天,段群把汽油往他头上一泼,在这个人渣慌乱的时候,点燃了火柴,然后丢在了他身上。

    这个人渣就像个大火球似的,熊熊燃烧着。

    他在火焰里手舞足蹈,哭声尖叫。

    之后段群因故意杀人被警察带走,因为他当时才十四岁,免除了刑事责任,但却被送进了少管所,并且在里面待了大半年才出来,出来以后,父母也不管他,不送他去上学,也几乎不给他饭吃,段群就只好自己出去打工。

    段群从不后悔自己的做法,也对父母的冷漠毫无感触,他的感情淡漠到了极点。在他打工工资变得逐渐稳定以后,他甚至再也没有回过家,很多年了,他都在外面度过。

    他几乎已经把以前的事情都忘记了。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38章 绝望乐园05┃他在火焰里手舞足蹈,哭声尖叫。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38章 绝望乐园05┃他在火焰里手舞足蹈,哭声尖叫。 地址:https://www.qiqiw.com/40_40924/36.html

《无限之回溯死亡》相关小说推荐: 美食悍妻:粗野汉子,尝一口妖妃嫁到:暴君,请自重重生之我成了隋炀帝穿越大帝国之行经记大明第一锦衣卫抗战血色空间太子殿下,奴才有喜了骨相残凰归来:邪王的绝宠毒妃一掌定乾坤二货娘子,你别闹魔兽世界之军争强权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