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绝望乐园06┃我来过……但怎么有点记不起来呢?

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39章 绝望乐园06┃我来过……但怎么有点记不起来呢? 作者:紫界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39章 绝望乐园06┃我来过……但怎么有点记不起来呢?在线阅读。 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39章 绝望乐园06┃我来过……但怎么有点记不起来呢?相关章节: | | | 无限之回溯死亡最新章节目录 | 紫界的小说 | 无限之回溯死亡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在发现周悦不见了以后, 警惕的段群第一个想到的是穆钦。

    段群兴许在潜意识里将周悦代入了当年那个被他烧死的人渣, 因为周悦之前一直用那种眼神“不怀好意”地盯着穆钦看,所以此刻周悦身影消失, 段群的立刻意识到周悦肯定是去找穆钦了,为了防止穆钦会出什么意外, 段群想勉为其难过去看一下。

    段群便转过头,朝着穆钦刚才离开的方向张望, 他记得穆钦是去找了个单间换衣服, 这个卫生间分为两个部分,外面有洗手池和镜子的部分分为一个大的空间, 而有马桶的单间则在最里面排成一列。要经过一个拐角才能看见单间的门。于是段群手持手电筒, 走进拐角,并张嘴冲卫生间里面喊了一声:“穆钦?”

    没有人回应。

    段群将手里的手电筒举高,光芒印照着卫生间的内部, 他的手电筒恐怕是电量不足,光线十分微弱,而在这微弱的光线下,段群看见了穆钦……穆钦坐在卫生间的角落里, 他靠着墙壁, 低着头,黑发乱七八糟的散着,身上都是血。

    而周悦就站在这样的穆钦跟前,周悦低着头似乎正在观察穆钦,他手里还拿着一把闪烁着寒光的刀刃, 刀口上甚至还有鲜血在一滴滴地往下落,滴落在卫生间的陶瓷地板上,晕开了美丽而血腥的红色花朵。

    因为段群手电筒的光芒闪耀,站那边的周悦被段群电筒的光线刺激到,便下意识回过头来,看着段群。周悦那张本来俊俏的脸庞,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无比冷漠无情,他的眸子也闪烁着刺骨的寒意,直勾勾地盯着段群,看得人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段群并未表现出惊讶或恐慌,尽管他看到这一幕时,心脏还是猛烈地急速跳动了一下,让他一口气几乎没喘过来。

    但段群还是在瞬息之间就解读了眼前这个场面的讯息,很显然,周悦拿着一把不知道哪来的刀,袭击了穆钦。

    周悦似乎不打算只袭击穆钦一个人,当他看见段群时,他转过身,随意甩了甩手里的短刀,把刀刃上本属于穆钦的鲜血甩在地上,并大步朝着段群直径走来。

    段群见他一脸肃杀,表情凶恶朝自己靠近,很快意识到情况不妙,顿时握紧手电筒转身就跑!

    他一边从卫生间内部跑出,一边冲着外面刚刚换好衣服的施文与荣渝西吼道:“快跑!”

    施文和荣渝西皆不明就里,然而施文反应很快,不管为什么要跑,他都第一个行动起来,紧紧地跟上了段群的步伐,踹开了卫生间的大门,就如同一阵狂风般呼啸着冲了出去。

    肥胖的荣渝西根本没有施文这种反应速度,加之荣渝西身上不合身的衣服也严重拖慢了他的动作,他摇摇晃晃地刚刚走到卫生间门口,就感觉自己背后一阵凉意袭来,紧接着就是一阵钻心剜骨的疼痛,似乎有人从背后一刀捅进了他的背脊。

    这一刀又狠又准,扎在荣渝西的脊椎上,杀手惊人的力道给予了荣渝西致命伤害,即使有大量脂肪做保护,荣渝西也只感觉自己眼前一片黑,他张嘴却没有叫出声,很快就彻底失去了意识,他死得太快,几乎没有感受到多少痛苦。

    周悦利落地收刀,越过荣渝西的尸体追出卫生间,当他出去以后,外面那群动作迅速的猎物们已经跑了个没影,但是地面上留下了他们错综复杂的脚印。因为刚刚为了启动电机房里的发电机,众人搬运柴油箱时,难免把一些油洒在了地上,慌不择路的猎物们只要踩过这些油渍,就会在地上落下各种各样的“油脚印”。

    周悦眯着眼睛注视着地面上的脚印,并且判断着段群那些人的去向。周悦手上并未拿手电筒或其他照明工具,可是在这漆黑一片的电机房里,他就像是追逐老鼠的猫一样拥有夜视功能,很快就循着猎物们的痕迹,步步紧逼地追了上去。

    当他离开电机房以后,这个灰暗肮脏的地方很快恢复了平静。

    不知过去了多久,卫生间的最里面,瘫软靠着角落墙壁的穆钦突然动弹了一下身体,并且咳嗽了一声,他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深呼吸一口气,然后伸手捂住腹部被周悦一刀捅而留下的血口。

    血液潺潺地顺着穆钦腹部的伤口流出,血腥味很快覆盖了卫生间里的异味和电机房里的柴油味,穆钦缓慢地从自己的衣兜里抽出自己那张祭司卡,他的血液把半张卡牌都染成了美丽的红色。

    穆钦使用了这张卡牌,使用时,祭司卡的牌面上会发出淡淡的幽光,在漆黑一片的卫生间里亮着银色的光辉,随着光芒的亮起,穆钦身上的伤势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着,血很快就止住,刀口也开始愈合。只不过,当穆钦的伤势恢复以后,这张女祭司牌竟然风化了,化作飞灰从穆钦的手指之间消失了。

    用掉了女祭司,恢复过来穆钦微微松了口气,扶着墙壁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他向前迈出一步,似乎想到了什么,便紧接着又从自己兜里掏出两张卡牌。一张是从荣渝西那里拿走的愚者牌,一张是是周悦捅他一刀的同时,塞进他口袋里的……周悦的那张“魔术师”。

    穆钦捏着手里的两张卡牌,走出卫生间,他看见洗手台上还放着一个可能是施文等人来不及拿走的手电筒,就过去将手电筒收下了。随后他敲了敲手电筒,将电筒的光芒调整至最大,然后用电筒往地上一照。

    地上躺着荣渝西的尸体。

    荣渝西看样子死透了,鲜血在他身下汇聚成一片血泊,穆钦注视了一会儿他的尸体,有些遗憾地对荣渝西说道:“抱歉,说好保护你,结果我食言了。”

    成为一具死尸的荣渝西自然不会回答穆钦,穆钦也也没有继续和他对话,穆钦走到荣渝西身边来,伸手在他衣兜里摸索了一会儿,很快摸到了荣渝西身上的门卡,也跟着塞进自己兜里,随后一步步缓慢走出了电机房的区域。

    穆钦知道周悦想干什么。

    穆钦身上本来就揣着一张医疗牌,还有从荣渝西那里得到的可用来探路的愚者牌,这代表穆钦占据着比别人更多更好的资源,这些资源将会帮助穆钦顺利逃脱,但周悦觉得这还不够,为了保护穆钦,周悦决定把自己的魔术师也送给穆钦。

    当然,这张牌是注定要给穆钦的。周悦之前在安全屋时,就从一个陌生人那里买下了一张死神牌,根据死神牌的效果,周悦会成为杀手,既然周悦是杀手,那么周悦抽到的另外一张魔术师就无法使用了,因为那张额外抽到的魔术师是正位牌,杀手不能用正位牌。

    把魔术师留给穆钦是最好的选择,但周悦同时留给的穆钦的还有那一刀。

    周悦不愧是身经百战的战士,他知道往人体的哪个部位下刀可以令人顷刻间毙命,同样也知道人体的哪些部位即使受到损伤也不会立即断气,所以他虽然捅了穆钦一刀,却不是往要害捅的。

    不过,虽不是捅了要害,但出血量还是蛮大的,血液流了一地,造成的假死效果很是可观。

    医疗卡似乎可以少量恢复穆钦流失的血液,但穆钦还是因为失血而变得脑袋晕乎乎的。

    周悦没有把他的计划和穆钦细说,但穆钦猜得出来,周悦恐怕是故意想在别人面前伪造出“穆钦已经被周悦杀死”的假象。

    因为这样做的话,穆钦就可以像是之前在孤儿院地图里的周悦一样,来一次“假死脱离”,轻松简单地和大部队分开。这时候穆钦身上揣着三张卡牌,即使用掉了医疗卡也还有两张。

    游乐场的电机房已经修复了,电力系统的那个闸门,外面的人跑出去时顺手一开,或者周悦追出去时顺手打开,整个游乐园便跟着亮了起来。

    再加上周悦料理了速度最慢最不可能逃脱的荣渝西,荣渝西身上又拿着穆钦之前交给他的门卡。穆钦只要跟在周悦后面捡尸,然后穆钦就可以独自一人带着门卡回到之前他们搜寻过的保安室,用门卡打开保安室的门,找到大门钥匙,自己逃脱出去。

    而其他人,则会一个不落地被身经百战的周悦全都弄死。

    不得不说,周悦的如意算盘打得非常好,只要不出意外,这场游戏的结局已成定局。

    但穆钦想起了周悦对他下刀子之前说的那句话:

    “你知道什么是双鬼吗?”

    “双鬼吗?”穆钦自言自语,他走出了地下电机房,走回了办公楼一楼,他走得很慢,一边走也一边在判断地面上留下的那些足迹。

    看足迹的走向,段群和施文那一伙人逃出了电机房,从他们进来的那个窗户又爬了出去,他们逃出办公楼以后,似乎朝着游乐园摩天轮的那个方向跑了。

    穆钦也跟着从窗户爬出去,孤身一人的他站在办公楼的门前,显得有些茫然。

    他知道周悦把一切都留给他,意思就是想保护穆钦,他让穆钦自己去找出口、自己逃走,但穆钦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

    段群、施文,还有施文他女朋友路佳宜,这三个人当中必定有一个是另外一只鬼。

    周悦的张死神牌是从外面安全屋买来的,而游戏开场时,六个玩家还有一轮新的抽卡,这时还有一张新的死神牌会被系统随机分配在某个玩家身上,如果周悦没有恰巧同时拿到两张死神牌的话,那么这局游戏里加上周悦,就有两个“鬼”。

    所以,另外一个鬼是谁呢?

    穆钦撤除了对段群的怀疑,他知道这个少年不可能成为鬼,新人当鬼的几率很低。

    而穆钦也不认为施文是鬼,尽管施文的性格不怎么招人喜欢,冲动而且脾气暴躁,还总是和荣渝西针锋相对,但就是因为他这样的性格,他很好被看透,他的本性和目的都暴露无遗,如果他是鬼,他的行为就太招摇了。

    最后一个就是一直沉默寡言几乎没说几句话的女生……路佳宜。

    其实从一开始,穆钦就觉得这个女生有点问题,只是为了降低对方的警惕,穆钦故意表现出对她没有多少怀疑的表象,还把所有嫌疑都推到了施文、段群和周悦的身上。

    到了现在这一步,穆钦几乎已经可以盖棺定论另外一个杀手就是那个女孩了。

    他并不怀疑周悦的实力,他知道周悦肯定能对付另外一只鬼。

    只是穆钦很好奇,两个身上都有死神牌效果的“鬼”,如果互相残杀的话,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

    尽管穆钦感到好奇,但他并不想真的看到这种结果,无论如何穆钦都是想保护周悦的,哪怕周悦是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哪怕周悦已经扭曲到让穆钦看不到他当年的模样,穆钦都会竭尽全力保护他。

    ……

    “到底是怎么回事!?”另外一边,顺着道路一口气跑到了游乐园摩天轮附近的段群等人停下来休息,众人大口喘息间,施文扭头问段群究竟看见了什么。

    段群伸手擦了擦自己脸上冒出来的汗水,说道:“那个叫做周悦的……杀了穆钦。”

    施文表示不相信:“哪有那么容易杀死,穆钦就算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死得无声无息一点声音都没有,我们当时也在卫生间里面!除了你冲出来喊我们快跑的那一声,我没有听见其他声音。”

    段群就说:“我怎么知道那个周悦是如何做到的?反正我进去喊穆钦时,只看见穆钦一身血倒在地上,周悦拿着刀子站在他旁边!之后那周悦还拎着刀向我冲过来了,我这不就被吓着了嘛,只能立刻冲出去喊你们快跑不是吗?”

    “那个穆钦和周悦之间肯定有什么联系,他们都是退伍军人,说他们没有关系,我不相信。”这时,被施文一手牵着的路佳宜少见的发声了。这个女生开口说话的次数寥寥无几,从段群和穆钦等人相遇、再到办公楼搜索、以及之后在电机房里维修发电机时,段群几乎没有听过这个叫路佳宜的女孩的声音。

    但她现在开口了,和她男朋友施文开始了一段诡异的对话。

    施文说:“不管他们有什么关系,现在的情况都很糟糕,荣渝西没有跟上来,恐怕凶多吉少。”

    “荣渝西那种家伙随便怎么死都行,虽然不是被我亲手弄死的,有点遗憾。”路佳宜脸色阴郁说,“但现在已经死了两个人了,无论那个周悦到底是不是另外一个杀手,我都不能让他继续抢人头。”

    “那该怎么办?”施文问路佳宜。

    路佳宜说:“先拿一个人头再说。”

    这对情侣这番诡异的对话,让旁边的段群听着一愣一愣的,他有一瞬间,并不明白施文和他女朋友到底在说些什么,但又有一瞬间,他的内心如同明镜般清楚了一切。

    他立刻站直了身子,而在他站直的那瞬间,路佳宜和施文均不约而同地转过头来看着段群,两人注视段群的目光中充斥着令人难以言喻的恶意,看得段群心中微微一凛,浑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不自觉地退后了一步。

    但眼下这种糟糕的境地中,不管段群做出何种反抗都已经为时已晚,那施文第一个冲着段群张牙舞爪扑了过来,段群被他吓了一跳,本能令他快速的躲开了施文的飞扑,但另一边的路佳宜也在同一时间对段群发起了冲锋,这个女人的速度比施文还要快还要敏捷,像是身材矫健的豺狼虎豹似的,而且路佳宜冲锋时,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雪亮的刀刃,

    段群根本反应不及,路佳宜的刀刃就直接戳进了段群的胸口,段群顿时感觉胸口一阵剧痛,他不解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冲到他面前的……近在咫尺的路佳宜。

    这个身材矮小的女孩有一头可爱的长卷发,大而水灵灵的眼睛,此刻她那漂亮的眸子里正印着段群的面孔,段群可以透过她的虹膜看见自己的脸。

    段群很少会感觉到恐惧,他的喜怒哀乐都很平淡,他有段时间根本无法理解别人的感受,他不记得自己的感情是什么时候消失的,或许从他出生起,那些他本应拥有的东西,就已经被不知所谓的事物给夺走了。

    路佳宜把刀子从段群的胸口抽出,段群顿时仰面直接倒在地上,倒地时发出沉重的“砰”声。段群似乎死不瞑目,临死时眼睛还睁着,但瞳孔明显放大,那是死亡的标记。

    路佳宜半蹲下身,就着段群的衣服擦了擦刀刃,把刀口擦干净了,然后她站起身来,扭头看着她男朋友。

    施文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女友抽到了死神牌,也做好了要帮女友杀人的准备,但眼睁睁看见这一幕时,心中仍有瑟瑟。

    在现实世界里,施文都做不到如路佳宜这般冷静自若的杀人,当时为帮路佳宜报仇,施文去找荣渝西的麻烦,他拿着水果刀一刀捅死荣渝西时,自己都被吓得够呛,离开后无论如何都无法保持平静,几天之后,在警察找上门之前,施文在自己屋里用绳子把自己吊死了。

    没想到这之后,施文并未进入永恒的沉睡,而是苏醒在这个奇怪的边缘世界,而且还在边缘世界里和他的女友重逢了。

    本来这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施文偶尔也会觉得……他那本来娇小可人、温柔善良的女友路佳宜,在这个地方,变得简直不像是他记忆中的人了。

    “怎么?你害怕吗?”路佳宜似乎看出了施文眼底深处蕴含的复杂情绪,冷笑着开口对施文说道:“你害怕我会杀了你吗?”

    施文把内心的躁动不安努力掩盖下去,回答道:“怎么可能?佳宜……你是我最爱的人,我相信你。”

    “你怎么不问问我我最爱的人是不是你呢?”路佳宜用冷淡的目光盯着施文看。

    施文闻言,斟酌了一会儿,试探性地问道:“那……佳宜,你最爱的人……是我吗?”

    他其实很害怕问出这个问题。

    他总觉得路佳宜会给出令他感到惊悚的答案。

    然而路佳宜却这样回答他,路佳宜眯着眼睛,语气带着异样的柔和,对施文道:“当然,施文……你当然是我最爱的人。”

    施文便松了一口气,心里高兴了不少,道:“太好了,佳宜,我就知道,你肯定是爱我的!”

    路佳宜收起自己的刀刃,对施文温柔说;“那我们走吧,等会儿那个叫周悦的追上来就不好了。”

    “不用怕他!”施文自信满满道:“我不是还有一张逆位恶魔嘛,那个绝对用得上。”

    “是啊。”路佳宜走过来,走到了施文的身边,伸手抓住了施文的胳膊,身体倚在施文身上,继续用柔和的语调:“我只能靠你了,施文……你对我而言非常重要。”

    路佳宜说出这种依赖性很强的话,还做出这样的动作,顿时让施文心里欣喜无比,抱紧了路佳宜,对她宣誓道:“佳宜,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路佳宜就继续眯着眼睛,微笑着看着施文,顺便还状似“害羞”地将脑袋埋进了施文的怀抱里,施文顿时感觉怀里的女朋友仍然是那个他所珍惜的、娇小可人的女友,这种感觉令施文倍感欣慰,情不自禁将路佳宜抱的更紧。

    随后两个人离开了摩天轮,路佳宜说要带着施文先在游乐园里面绕一圈,然后回到刚刚那个办公楼,去那边找穆钦和荣渝西的尸体,他们身上肯定有好用的卡牌,以及荣渝西身上非常重要的门卡。

    就在他们离开后不久,追踪着痕迹的周悦来到了他们之前来到的游乐园,扫了一眼地上的痕迹,又抬起头看着巨大的摩天轮。

    “我来过这里。”周悦盯着那巨大的摩天轮看,他自言自语,“我来过……但怎么有点记不起来呢?”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39章 绝望乐园06┃我来过……但怎么有点记不起来呢?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39章 绝望乐园06┃我来过……但怎么有点记不起来呢? 地址:https://www.qiqiw.com/40_40924/37.html

《无限之回溯死亡》相关小说推荐: 美食悍妻:粗野汉子,尝一口妖妃嫁到:暴君,请自重重生之我成了隋炀帝穿越大帝国之行经记大明第一锦衣卫抗战血色空间太子殿下,奴才有喜了骨相残凰归来:邪王的绝宠毒妃一掌定乾坤二货娘子,你别闹魔兽世界之军争强权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