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6章 鸢尾花06┃雨夜中的教堂。

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6章 鸢尾花06┃雨夜中的教堂。 作者:紫界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6章 鸢尾花06┃雨夜中的教堂。在线阅读。 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6章 鸢尾花06┃雨夜中的教堂。相关章节: | | | 无限之回溯死亡最新章节目录 | 紫界的小说 | 无限之回溯死亡最新章节

    邱子佳道:“我们还是别待在这里了,万一那杀手料理完女教师然后折返过来怎么办呀!”

    穆钦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他抓着尸体的手臂观察半天,对方的身体已经开始发冷,死得不能再透彻了。

    于是穆钦终于确信刚才那一下确实是尸体的神经反应,只好站起身来对邱子佳和成国旭道:“杀手的脚印往后边的庭院过去了,趁着他抓住那个女教师的空隙,我们去小教堂那边搜索。”

    这时候成国旭少见的发话了,语气莫名有些微颤:“不管那女人了吗?”

    邱子佳焦急道:“管个屁!我们自身难保,哪有空管别人!”

    见死不救这种行为挺残忍的,不过邱子佳这人举止言行一看就很没心没肺,而穆钦也不是多么善良之辈。

    穆钦在部队服役时就被教官训练要冷静沉着、看清形势再行动,哪怕最要好的同伴在自己眼前被敌人虐待杀害,他也会冷静等候,掂量清自身能力后再想想能不能救人,绝不能因为一时冲动而失去对形势的判断力。

    这个教诲被穆钦奉为真理,在离开部队后穆钦也一直贯彻着这条真理。

    因此片刻思索后,穆钦道:“救韩丽的风险太大了。我们没有武器,除我以外,你们没有任何战斗能力。而且……现在已经可以明显推断出杀手是徐傅,毕竟我们三个都在这里,我们什么多余的事情都没干过,最后一个没出现的人现在死了,韩丽被抓走了,所以只有徐傅了。”

    说着穆钦还回忆了一下:“徐傅的体格是我们之中最好的,我预测他的身高有一米**,体重大约八十五公斤,他可能持有一把长度大约在三十厘米左右的短刀,反应和力道都很优秀。”

    “徐傅他以前是杀人犯,在这个游戏里也拥有比我们更多的经验,他心理素质绝对不弱,不会轻易被语言或陷阱迷惑,我们没有战胜他的可能,鲁莽救人只会把我们所有人都搭进去。”

    穆钦的分析给了邱子佳很多压力,邱子佳吸着凉气说:“我就知道是那个杀人犯,一看就一脸凶相!”

    穆钦没说话,他仍然皱着眉,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若杀手真的是徐傅的话,为什么对方一开始要刻意和他们分离呢?难道不是一直待在他们身边更好下手吗?假装陪他们寻找孤儿院的大门钥匙,然后趁他们疲惫时一个个弄死,而且还能保证出口的钥匙能够被其自己掌握在手里,这样所有的逃亡者逃亡成功的可能性会被降至最低。

    穆钦想不出了,于是决定暂时放弃这些复杂的思考,而采取随机应变的行动模式,他领着邱子佳和成国旭朝着公寓楼对面的小教堂了走过去。

    现在雨势渐渐变大,之前那个死者留在庭院里的血迹,很快就被雨水冲刷干净,这场暴风雨来得有点不是时候。

    穿过庭院走到小教堂的阶梯上,穆钦几个人的衣服彻底被雨水浸湿,这孤儿院里的气温很低,穆钦觉得室外温度大约只有十多度的样子,他们一伙人只穿着单薄的灰色衬衣长裤,不仅无法保暖还因为被淋湿了导致体温更低了。

    寒冷让邱子佳和成国旭没完没了的哆嗦,穆钦的耐寒性还好,毕竟他当过兵,服役那五年,穆钦曾经有过在室外零度以下只穿薄衣训练的记忆。

    不过,看了看冻成筛子的邱子佳与成国旭二人,穆钦说:“赶快进教堂吧,不能再淋雨了。”

    说罢几个人匆匆推开了教堂的门……就是那扇雕刻着蛇缠十字架、并有多彩菱形玻璃组合的红木大门。

    这扇门很大很重,穆钦庆幸它并没有上锁,用力推就能慢慢推开,但糟糕的是在推门的过程中,这扇门也发出了巨大的噪音,虽然在水花哗啦啦响彻的雨夜,不管何种噪音都能轻易被雨水拍打地面的声音给掩盖过去。

    穆钦只是把门推开了一条可供一人通过的小缝隙,然后招呼邱子佳等人挨个进去。

    当他们进入这间位处孤儿院的小教堂以后,穆钦等人开始四处观摩教堂的内部。

    因为只是个小教堂,所以教堂的内部空间比较小,但也有明显的仿西式风格,有一排排可供教徒休息的长座椅,有一个小舞台,舞台的背景墙壁上挂着巨大的耶稣十字架雕像,旁边也有彩色玻璃做装饰。

    天花板上挂着一个十分巨大而豪华的银制吊灯,是那种欧式蜡烛吊灯,中间一个尖利的倒三角形状承重结构,周围一圈如延伸出来的枝叶般的小灯台,小灯台上可以放蜡烛。这种吊灯具有升降功能,有铁锁链吊着它,神职人员可以将吊灯放下来,在灯台上安置好纯白色的蜡烛,点燃后,再将吊灯升上去。

    以前欧洲还没有发明电灯时,大家用的基本上都是这种蜡烛灯,一个简陋的灯台上放着一根蜡烛,为了防止有风将火焰吹灭,偶尔也会在上面套个透明的罩子。更多的时候,他们连灯台都不需要,直接在桌上放个蜡烛就足够了。

    当然这只是贫穷人家的活法,奢侈放纵的欧洲贵族们,喜欢用纯银打造华丽精致的银质灯台,再放蜡烛上去。他们把照明工具做成了装饰品般的华丽效果,然后他们觉得,只在桌子上放灯的话,屋子里显得不够明亮奢华,就把灯台做得更大,用铁索链子吊起来挂在天花板上,这也是蜡烛吊灯的由来。

    现代社会的蜡烛吊灯,基本上就只有一个蜡烛的外形了,实际上就是把灯泡做成了类似火焰的形状,挂在家里图一个好看。

    然而穆钦发现,这间小教堂里的蜡烛吊灯是那种非常传统的,只能点蜡烛的那种,虽然确实精致好看,但也增添了许多不方便,电灯可以在黑暗里被即时点亮,然而这种传统的蜡烛吊灯就不行了。

    好在教堂里还有其他照明用灯,比如说壁灯,壁灯倒是正儿八经的电灯,不过里面似乎有很多灯泡坏掉了,穆钦摸索到开关后,也只堪堪打开了两盏,整个小教堂里面昏暗得不行。

    “太暗了。”邱子佳本想好好搜索一番这间小教堂,但黑暗阻挡了他探索的脚步,当他第三次被地上翘起的木板绊倒时,他向穆钦说道,“我们就不能先想个办法找来手电筒吗?”

    穆钦没回话,他走到了小教堂的舞台上,舞台的两边有深红色的帘幕,帘幕的后面有一些用来储藏工具的柜子,这些柜子基本上是用来放圣经、十字架等祷告需要用的道具。

    孤儿院废弃以后,这些破损柜子里的东西基本上都被搬空了,穆钦只在其中一个小柜子里,找到了一本貌似是被利器削去半边的圣经,上面还沾着黑色的污渍。

    穆钦借着昏暗的光源随手把这半本圣经翻阅了一遍,这圣经还是英文的,里面密密麻麻的字母排列于穆钦眼前,穆钦看不太懂,翻了两页就丢在一遍了。

    然后穆钦继续翻柜子,在最后一格柜子里,穆钦终于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几根有点泛黄且长短不一的蜡烛,还有一盒用过的火柴,加上两个烛台,就摆在这最后的柜子中。

    “这样就有灯了。”穆钦拿出烛台,挑出一根看起来不错的蜡烛,并且用火柴点燃。

    刚才穆钦看到天花板上的那个蜡烛吊灯时就在想了,既然这小教堂里有这种古老的玩意儿,相应的,自然也会准备蜡烛火柴等等。

    很快,蜡烛小小的光源就成功将穆钦周围的区域点亮,穆钦拿着它去照亮小教堂里部分黑暗的地方。

    穆钦手里的火光将成国旭以及邱子佳纷纷吸引过来,两个人说了几句话后,也去柜子里找出蜡烛点燃,有了光源的三人开始在这间小教堂里面探索,虽然是个小教堂,但暗藏玄机的地方也不少,首先……他们注意到教堂是有二楼的。

    教堂里面有二楼,但是通往二楼的楼梯塌陷了,不知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楼梯上只剩下一些断层,塌陷的废墟还堆积在楼梯间的角落里。如果想去二楼,穆钦得找来椅子等物品堆积起来爬上去,但这样做太费时间精力,穆钦等人想了想,便放弃了这一举动。

    “快来看!这里有很多血迹!”随后,邱子佳发现了教堂中一排破损得十分严重的长椅,似乎是被什么人暴力破坏了,整个长椅支离破碎,木板和钉子散落在地上,邱子佳注意到这些木板上残留着大量血迹。

    穆钦走过去看了两眼,这些血迹还是新鲜的,但已经慢慢开始凝固。紧接着穆钦发现这些血迹一路延伸到教堂的大门那边,意识到了什么,穆钦语气透露着不安,说道:“看来这就是第一现场。”

    邱子佳顿时明白过来,惊恐道:“你是说,刚刚我们看见的那个死人,就是在这里遇袭的吗?”

    “应该是这样,他在这里遭遇了袭击,然后夺门而逃。”穆钦说着,举着手里的烛台走到了小教堂的门口,刚刚他们进来时,因为周围太昏暗了所以没有发现,这门上也是沾满了血迹的。

    “我有不好的预感,我觉得我们应该尽快离开这里?”邱子佳看见地上还有门上那么多血,又情不自禁开始浑身打颤。

    穆钦说:“别急,这是个好机会,我们应该趁着杀手一时半会儿来不了,尽快把这里搜索一遍。”

    邱子佳道:“可那杀手料理女教师应该要不了多长时间吧,万一等会儿就回来了怎么办?”

    “他不一定知道我们在这里。”穆钦透过旁边的玻璃窗户往外看了两眼,判断说,“外面还下着暴雨,雨的声音还有雨水会消除我们的痕迹,这会令杀手丧失判断力,也给我们更多的时间来进行探索。”

    第7章 鸢尾花07┃从头到脚身体零件都被置换,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说是这么说,但只要想到那个可怕的杀手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折返回这间教堂,几个人均情不自禁加快了对这间小教堂搜索的步伐,他们挨个翻找教堂里的椅子或角落,希望可以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穆钦走到了教堂的舞台上,这是个不大不小的舞台,通常是让那些神职人员站在舞台上讲话而使用的,偶尔也会请一些修女歌唱团站在上面吟唱颂歌,所以这个舞台上摆着一个乐器——是一架钢琴。

    废弃的孤儿院里几乎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被搬走了,但这架明显价值不菲的钢琴却如同被遗忘了般,仍然摆在这里,它是漆黑色的,被抹了一层亮漆,身上落满了厚厚一层灰,穆钦走近它,并且用手指触摸钢琴盖,在上面留下清晰的五指印。

    然后穆钦将钢琴盖打开,盖子下面是黑白分明的琴键,有了琴盖的保护,它们被保护的很好,穆钦选了一个最低音的琴键,轻轻按上去,钢琴发出低沉的一个短音。

    虽然是很低沉的短音,不过这突如其来的琴声还是把旁边正在搜索其他位置的邱子佳以及成国旭给吓了一跳,邱子佳小步小步挪过来警告穆钦:“都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玩钢琴!”

    穆钦对邱子佳的警告充耳不闻,他仍然有些着迷的看着这架钢琴,因为这钢琴激起了穆钦的一些回忆。

    在养父母过世以后,穆钦基本上是一个人生活的,他住在养父母给他留下的一间八十平米的房子里,虽然这房子后来也被无良老舅给霸占且转卖他人,但穆钦还记得那间房子中,养父母的书房里,也摆着一架漂亮的钢琴。

    穆钦没有音乐天赋,他小时候其实是个调皮的熊孩子,精力十足喜欢到处玩耍,捉鸟爬树滚出一身泥巴,根本没有心思安静地坐下来学习,更别说学音乐这种非常需要耐心的事情。

    所以养父母便也没有强制要求穆钦学什么特长,他们在世的那些年,算得上是给予了穆钦一个非常快乐的童年,令他无忧无虑地长大,这让穆钦至今都非常感激他们的养育。

    和穆钦不一样的是,养父母都具有音乐天赋,尤其是穆钦的养父,据说还曾经在某某世界级的大赛中获得过钢琴弹奏的奖项,得到的奖杯当时一直摆在了书房的书柜上。

    只是穆钦那时年纪小,对所谓的比赛或奖项没太大概念,他不懂那是什么,只觉得养父弹钢琴特别好听,每次养父抬起双手在琴键上开始演奏时,穆钦就会钻进书房,乖乖趴在养父的腿边上听他弹琴。

    拜养父所赐,穆钦长大以后,对会谈钢琴的人非常有好感,也许是养父母身上所具有的涵养与深度……通过音乐给穆钦留下了深刻到无法磨灭的印象,因此每次听到钢琴乐曲,穆钦就会被其深深吸引。

    穆钦的初恋就是通过音乐结识的。

    当时他还是个高中生,在市内一所重点高中读书,养父母早就已经去世了,穆钦的抚养权被交托在老舅手里,老舅那个人别的毛病没有,就是喜欢赌博。

    虽然老舅一直强调自己不会赌大钱,就几十几百的随便玩玩,但很明显这就是个无底洞,很快老舅的财产就被他自己败光了,妻子儿子都一个个离开了他,当他拿到穆钦的抚养权,和穆钦养父母的财产后,仍然无法改掉这个坏毛病,舍不得养父母的财产被这样挥霍,穆钦一直千方百计想摆脱他。

    可穆钦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老舅除了乱花钱赌博以外,并未在生活方面亏待穆钦,或对他又打又骂,想摆脱还真的不容易,别无他法的穆钦只能拼命念书,想着考上一个地方远一点的好大学,远远的离开这个无良的老头。

    拼命念书的穆钦从高一起就开始晚自习了,当时学校并未强制规定高一学生晚自习,都是从高二才开始的,但穆钦想加快自己学习的进程,所以就和几个高二的学生混在一起玩,和他们一起晚自习,穆钦坐在教室的角落里,抱着一堆卷子奋笔疾书。

    其他学生都在晚自习课上偷偷摸摸讲小话、递纸条、玩手机、各种玩耍时,就只有穆钦老实本分地写作业。

    那时候,高二学生的自习室旁边,有一间音乐室,里面摆着一架钢琴。

    学校里的音乐特长生,每当晚上晚自习课时,都会去音乐室里训练。因此,穆钦每晚,都是在聆听着隔壁音乐室里面钢琴弹奏的美妙曲声中,写着他的卷子和作业。

    随着时间的挪移,穆钦渐渐发现隔壁音乐室里面弹钢琴的人,技术似乎越来越好了,对方一直练习的那首曲子穆钦很熟悉,乐曲的弹奏愈发连贯和娴熟,总是被音乐吸引的穆钦终于有一天忍不住了,他想去音乐室那边看看,看究竟是谁在里面弹钢琴。

    穆钦很快展开行动,趁着自习室下课休息十分钟的阶段,穆钦去了旁边的音乐室,音乐室的门关着,穆钦没敢去推,就站在窗户边上,往里面看了一眼。

    然后穆钦就看见了他的初恋,一个看起来高高瘦瘦的男孩。

    没错,男孩。

    穆钦直到后来成年以后,都不确定自己是否是同性恋,在初恋以前,他并未对任何人产生过任何好感,无论男女。但他第一个喜欢上的人确实是男孩,这个男孩的名字叫做周悦。

    周悦和穆钦同为高一学生,但不在一个班,穆钦只是普通班,周悦在重点班。周悦家里据说非常有钱,是在精英教育下培养出来的高材生,不仅其他各项成绩优秀,音乐素质也非常高,他从几岁起就开始学习钢琴了,从小到大获得的奖项数不甚数,称得上是天才级别的人物。

    学校对接纳这样的学生非常上心,因此周悦一入学,便立刻受到了多方瞩目,校长和主任,各个科目的老师都非常关照他,加上周悦文化成绩好,本人长得好看,是个气质温和、模样帅气,文质彬彬的大男孩,按照某些青春校园小说里的说法,周悦简直就像是校园里光彩照人的王子一般。

    穆钦本应是高攀不上这样的“王子大人”,他也没想过要高攀,他只是对那个人坐在钢琴前专注弹奏的姿态所痴迷,每天晚自习都会跑去音乐室窗户边上偷偷看周悦弹琴,久而久之,周悦很容易就发现了穆钦的存在,周悦便将音乐室的门打开,邀请穆钦进去。

    穆钦还记得自己走进音乐室以后,周悦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你为什么要站在那儿偷看我?”

    穆钦被他一句话问得面红耳赤,支支吾吾好久,才对周悦说了实话:“你一直练习的曲子,是我爸爸生前最喜欢的一首钢琴曲,看见你弹琴,我就会……想我爸爸。”

    穆钦一直想念着养父母,对他而言,养父母就是他人生中的引导者,尽管他们不是穆钦的生身父母,但他们几乎给了穆钦一切。

    穆钦的回答似乎也让钢琴前的少年非常惊讶,对方没有介意穆钦一直以来偷窥的失礼,而是和穆钦交谈起来,并且还对穆钦说,以后想听他弹琴可以直接进门,不用在外面看着。

    然后,穆钦和周悦就理所当然成为了朋友,秘密的朋友。那时候学校里很少有人知道穆钦与周悦的关系,谁也不会把学院里万众瞩目于一身的“王子大人”和穆钦这么一个普通低调的学生联系在一起。

    可当时他们感情很好,穆钦经常会在晚自习时间去音乐室里面找周悦说话,他们无话不谈,周悦还会手把手教穆钦弹钢琴,穆钦至今还记得周悦干净修长的手指搭在他手心里的感觉。

    简直就像是丑小鸭被高贵美丽的天鹅垂怜了。

    他们后来甚至交往了,亲密恋人的那种交往。交往的契机穆钦记不清楚,只记得有一天,他们一起坐在音乐室钢琴前的座位上,穆钦如往常那样看着周悦弹琴,弹完以后,周悦低头与穆钦对视,穆钦也看着对方的眼睛,他看见周悦夜幕般的眸子里印着自己的脸,他忍不住接近对方,想看得更加清楚一点,结果却出乎意料的,周悦直接凑了过来,吻到了穆钦的嘴唇上。

    一吻过后,他们便不再是朋友,而成为了恋人。

    那就是穆钦的初恋,一场注定没有结果的初恋,这场恋情并没有被其他人发现,没有被老师、家长、或其他同学所阻碍,他们从高一开始一直甜蜜到了高三,然后高考过后……就再也杳无音信了。

    因为穆钦没有钱去读大学,尽管他优异的成绩让他可以和周悦上同一所名牌大学,如果他把自己的情况和周悦说一说,说不定周悦还会想办法资助他,毕竟周悦家境殷实,周悦也一直非常喜欢穆钦,周悦是个十分擅长沟通的人,会把自己的想法毫无保留的告诉穆钦,告诉穆钦他很在乎他。

    但最终穆钦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选择去参军服役。

    除了一些自尊上的问题,更主要的原因是穆钦知道自己和周悦不会有结果。

    他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周悦有背景有地位也有能力,注定会平步青云,而穆钦什么都没有,说不定还会给周悦拖后腿,给他套上一个同性恋帽子,给他带来各种各样的嘲笑和非议。

    所以,最终还是不辞而别了。

    穆钦想到这里,微微叹息一声,顺手把眼前满是灰尘的钢琴盖给合上了。

    说到底,其实也是因为穆钦很胆小吧。从最开始,穆钦就抱着最坏的打算和那个人交往,从来不敢奢望能够得到美好结局的可能性,所以最终选择了放弃。

    已经是好多年以前的事情了,穆钦不仅服役五年,出来后工作也有四五年的样子,现在他二十八岁,已经不再是那个会沉迷于青涩恋爱当中的愣头青,他成熟太多,仿佛从头到脚身体零件都被置换,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6章 鸢尾花06┃雨夜中的教堂。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无限之回溯死亡》 第6章 鸢尾花06┃雨夜中的教堂。 地址:https://www.qiqiw.com/40_40924/5.html

《无限之回溯死亡》相关小说推荐: 重生之幸福小日子重生之打脸系统重生之为你暖心陶宝的古代幸福生活穿越之地主难当完君子报仇,十年靠脸嫡子难为皇帝难为重生之宠你不够大妖从斗罗开始逆天成神[综]人生大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