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剑与鞘

结发受长生 第104章 剑与鞘 作者:云汜 [纯爱耽美]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结发受长生 第104章 剑与鞘在线阅读。 结发受长生 第104章 剑与鞘相关章节: | | | 结发受长生最新章节目录 | 云汜的小说 | 结发受长生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醒来了,睁开眼,客栈熟悉的纱幔。

    周涣动了动手指,瞥到旁边的云湦,唤了声师兄。

    云湦摸了把大黄狗头看向他,喜道:“可喜可贺你终于醒了。没想到我去追那几个人的功夫,你们竟然发现了别的。要不是我折回来时多带了些仆从,不然你现在还躺着呢。”

    云湦去追那些人后,又花了好些时候把他们送回家,碰到友人便聊了会儿天,愈发觉得有什么不对,流沙和泉眼无一不透露着古怪,便带了些仆从,果不其然看到逃出来的几个人。

    周涣露出细牙一笑,道:“谢谢师兄。”

    云崇伸手背贴了贴他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周涣奇道:“你干嘛?”

    云湦答:“看你有没有发烧啊。居然这么郑重其事地向我道谢,要么被夺舍了要么发烧了要么有求于我,说罢你属于哪一类?”

    “你师弟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么……”说到一半蓦然闭嘴。云湦在自己眼里也挺不堪的,大哥莫说二哥。

    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发现那条断腿没有传来痛楚,掀开被子,白布与木棍都撤了,腿竟愈合了,又惊又奇,正要问是不是请了什么神医,逃离夜宫的记忆浮现脑海,一时僵住,停在那里。

    云湦叹了口气,有人推门而入。却是个宫装少女,有些面熟。

    少女身后跟着几位打扮精贵的仆从,接过卸下的金红大氅,露出杏黄宫装。一双精明美目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豁然笑道:“节清说他家师弟为前朝余孽之事四处奔波,帮了朝廷不少忙,我特意拜访,原来是之前见过的道长。”

    想起来了,是在驿站见过的病弱贵小姐。夏日炎热,她还披着厚厚的斗篷,实在让人过目难忘。

    “噗,看道长的模样是只想起驿站一眼,虽说那时确实已注意到道长您,不过真正结缘的是客栈换房之事。”仆从接过少女的手炉,恭敬地站去门旁,云湦合扇点了点旁边座椅,她抬手示意不必,笑容清浅而明雅。

    客栈换房……确实有那一回事。

    “看来你俩之前便认识。”云湦道。

    “不过为了调查玩月野之惑特地潜装进雪山,为此闹了场小乌龙,不值一提。”少女摆手,“大晁容也,为夜宫之事谢过诸位。”

    乍听该姓周涣已是略微吃惊,容姓并不常见,当今大晁皇室便是姓容,而容也这两个字,正是当今永初帝的亲妹、大晁二公主的名字。

    说起这位二公主,在民间知名度甚高。传言她是武帝春风一度后留下的沧海遗珠,在凡间流落许久才被认回,因儿时困苦落了病根一直养在深宫,直到武帝驾崩才出现出现在大众视野。但不比联姻和亲的公主,她通读经典格物致知,是以辅佐哥哥这个身份重出朝野。

    云家是最大的皇商,云湦姐姐是永初帝的宠妃,家中数位长辈在朝堂担任要职,云家小辈与皇子公主同在学宫读书。云湦还没还俗时三天两头下山厮混,正式归家后时常和官场皇家打交道,故而与她相识。

    容也笑道:“皇兄顾及我身体,让我趁炎夏去江南避暑,但听到玩月野据说有乱党集结便来了,没想到顺藤摸瓜反倒牵扯到前朝势力,意外收获,天助我也。”

    “在我堂堂大晁将军坡下建造前朝地宫,在我大晁幅员上妄图复辟前朝,大叶的忠臣让我等佩服。”她说这话时杏眸迸射着一种激进的精光,像凤翎上流转的瑞芒。

    听到风声后,她赶忙命人去将军坡。手下很得力,一天过去已把夜宫挖掘地七七八八。

    这像是在一道巨型风水八门,地宫整体是八卦图中心,甬道按前朝覆灭时的九星分别对应八卦八门,布满机关暗道。

    同时带人去往钟家庄程家庄,将村中担任职务与还在祭拜雪女像的村民都扣留下来。

    云湦些许皱眉。庄子都是前朝遗民,少说也有几百人,莫非要全杀掉?听说当年窦将军下葬时只找到了身体,头颅不翼而飞,此次地下夜宫暴露却也没找到,莫非真被鬼粥人带走了不成?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云家该担心的。

    容也身子弱,与他寒暄几句便告辞,回官府备下的行馆。她此次微服私访,并不想引人注目。

    玩月县令这几天忙得脚不沾地,刚应付完云家又迎来皇家,笑脸一挤,三分欣喜三分震惊剩下四分全是苦不堪言。

    容也刚走,走廊却传来别的喧闹声音,一个绸光绚绚的小公子扑进云湦怀里。

    “堂哥,昨天早上我找你扑了空,老板说你不见客。我好不容易从夜宫出来,如今醒来还不见你!你就算走也该留个人给我,睡醒起来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太寂寞了。”

    云湦摸了摸他的头,道:“你都是上高级学宫的年纪怎么还撒娇,你的几个哥哥十岁时都不这么做了。我不是留阿亮守着了?”

    阿亮规规矩矩站在一旁,云崇道:“他不算,你也不关心一下我。人家孟道长还有大夫,我却什么都没有。”

    云湦展开折扇:“怎么没有?你喝的宝参养荣汤是堂哥我熬的,衣裳我亲自换的,满头大包是我亲手一个个涂的,守了你半天见你睡着了就走了,你真的很想我带着一堆医师看你说梦话?”

    云崇迟疑了一下,哼道:“我原谅你,下次不可以这样了。”

    云崇看了眼周涣,眼前一亮,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转了别的话题道:“道长,孟道长快要走了。”

    周涣一顿。云湦摇扇道:“师弟,我不知道你们在夜宫发现了什么秘密。但把你担回来后是孟师叔守了你一夜,后来找到我,说你快醒了,他也该走了。就算有什么天大的龃龉,这时候也该去送送。”

    周涣垂头道:“云湦,你不懂。”这是他为数不多的喊全名。

    “如果你知道自己出生的意义是为了救更多的人,你的命在未出生前就已既定,你还这么想?”

    “为什么要拿自己与他人比较?这是你的路。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我觉得你应该是开心的。”云湦摇扇道。

    周涣苦笑道:“是吗,原来我在你们心里那么伟大……可是……”

    他是笃信“正身直行,众邪自息”,他是笃信向善之道,愿意以温暖包容寒冰,归根结底是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从没想过舍身救世,更从未想过一出生便做他人的神器,没有那么高的觉悟。

    云湦抬了抬手示意云崇出去,叹了口气,用温柔的声音道:“你可还记得‘涣’字是如何写?”

    周涣心头一动,儿时记忆铺天盖地想起来。他在拜师前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孟惊寒听说后二话不说教习识字。种种恩情,如何不记得。

    周涣哑声道:“我没有怪他的意思,我没有怪任何人,我只是……怕。”

    终于说出这个字——怕。

    不知道怎么面对,害怕还有更残酷的真相等待着他,害怕死。

    “师弟。”云湦收起纨绔子弟的轻浮神情,“怕很正常,谁都是第一次为人。七情六欲,恐据一席。但不管怎样,命是你自己的,如果觉得不公平与战栗,为何要臣服?为何要惧怕?”

    他说得认真而专注。周涣看着他,良久松开攥紧的十指。

    风石林。

    这是玩月城除了疾雪山、将军坡外,另一处被张大人开发出来的景色。日薄崦嵫时会看见风沙越过风石林赤红的岩柱,天际碧落闪亮得像洒金宣。

    兰成与孟惊寒在此辞别,纯钧静静地悬浮一旁恭临剑主。

    兰成道:“此去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你回去后,无名山诸多杏林前辈会代我助你,我就不操老妈子心了,也不需要准备饯别礼。”

    孟惊寒面无波澜,道:“繁文缛节,本可抛却。”

    去掉繁文缛节与煽情画面,二人互道珍重,纯钧扫开一抹彗尾,刚要启程却有一道剑光而来,有声音急切喊道:“师父!”

    孟惊寒一滞,纯钧停下来。

    兰成察言观色,微一颔首退下。

    周涣跳下剑,抬头看着金光中的剑:“师父,你又要闭关修炼吗?”

    从小到大,孟惊寒时常在闭关,能教他的次数不多,多数时间是丢给云湦。师之道上,一人传道受业解惑,一人教授处事为人。孟惊寒隐瞒纯阳血事实是真的,但他将自己视如己出也是真的。

    记得那夜惊厥时稠稠的肉粥,记得教他习字背书时叩问的眼神,记得教他持剑御剑的身影,记得斩妖除魔时那柄澄亮流光的剑。

    霞光洒上赤红砂尘,像奔涌的沙河,拂过苍雪银发仿若鎏金。孟惊寒面如寒波,声如古钟,道:“此行本便是解惑与祭拜故人。纯阳血谜已解,溱洧墓已祭,见你安稳,是该回去。”

    周涣望着足下的赤红砂石。是啊……想不到才短短半年就已经历这么多,还有两年便能回去了。

    “师父。”他蓦然喊道。孟惊寒抬眼,视线闯进一把墨玉剑鞘。

    极冰极沉的青玉,色泽深沉如墨,气如古石,镂银裁玉,在鞘口有一处别致雕花,是枚银丝玉雕的杏果,在墨绿翡叶下栩栩如生。

    “这是我在古玩店淘到的一把剑鞘。很早以前便想送您,如今终于有机会说出口了。”

    孟惊寒微愣。纯钧剑察觉到能换剑衣,高兴得颠簸。

    周涣曳开两涡笑意道:“师父珍重。”

    长河水冷,大雁南飞。孟惊寒道:“吾徒珍重。”

    惊风击面黄沙走,玩月城依旧伫立在玩月野。所有人齐聚一起,又因为各自的事各自散去。

    作者有话要说:

    写了这么多终于写到纯阳血了……一直不知道周涣知道真相后会有怎样的心理,这段也算是我修改最多的。后来和亲友讨论了一下,周涣应该是又欣喜又害怕的,还有些不甘,欣喜于能帮助他人,害怕于死亡,不甘于命运。

    跟编编说啦,因为这个系列字数太多所以开本新的继续写,没有真的完结,具体请戳作者专栏。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结发受长生》 第104章 剑与鞘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结发受长生》 第104章 剑与鞘 地址:https://www.qiqiw.com/41_41098/103.html

《结发受长生》相关小说推荐: 少女星国家一级保护咸鱼千万次心动那条龙又亲我QAQ江医生很温柔(gl)画出来的初恋不想变狐狸就亲亲他霸王花的竹马先生渣受想吃回头草掌心痣王者荣耀之全面战争乱世异数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