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向师祖献上咸鱼 第4章 作者:扶华 [玄幻奇幻]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向师祖献上咸鱼 第4章在线阅读。 向师祖献上咸鱼 第4章相关章节: | | | 向师祖献上咸鱼最新章节目录 | 扶华的小说 | 向师祖献上咸鱼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偌大的三圣山,除了一个一言不和就杀人的祖宗,和一条眼睛不眨就吃人的大黑蛇,没看见其他活物。

    只剩下九十九人的百人女团在塔底下站着,站了一会儿,领头女修清清嗓子,说:“我们先寻个地方住下,既然掌门要我们侍奉师祖,那么我们就必须留在这里。”

    “可是,霓笙师叔,这里不能动用灵力,我们在这里无法修炼,这可怎么办?”

    木霓笙斩钉截铁道:“不能动用灵力就不用!不能修炼就不修炼,如今最重要的是师祖。”

    在这里的人大部分都不敢反驳她,却也有不愿全部听她的。“霓笙师姐,虽说我们是来侍奉师祖,可是师祖看上去……并不愿意让我们侍奉,我们留在这里,恐怕徒劳无功。”看上去清冷如仙的女修道。

    这仿佛是某一宫宫主的孙女,身份上和木霓笙相仿,她们都各自有支持的人,另外还有几个阵营不同的女修,此时是各有心思,不知不觉,原本挤在一起的众人就慢慢分开了,一堆一堆站着。

    廖停雁:“……”不是,这才刚到地方,都还没脱离生命危险呢,你们这就要斗起来了?

    听着她们话里带话,你一言我一语,廖停雁竟然有种自己错拿了宫斗副本的错觉。那什么,咱们这不是修仙吗?

    一群妹子在这你来我往说了一阵,最后结局是分成三拨,分别安置。一拨是木霓笙为首的掌门派,一拨是云汐月为首的宫主派,还有一拨是不愿意依附她们任何一个人,身份又普遍不高,抱团扎堆派。

    原本,廖停雁应该是属于最后一派的,然而没人愿意带她玩,因为这些人都精明着呢。今日面见师祖,一共两个人得到他的‘另眼相待’,已经死了一个,还是身份不明的人,而廖停雁,保不准也是类似的情况,大家都默认她肯定有异样,自然不愿意沾上她,免得被她连累。

    眼看着其他人都走了,廖停雁一个人,她也不担心,直接走到了旁边的台阶上坐下,给自己锤了锤腿。

    哎哟妈呀,腿可酸死了。已经是下午了,廖停雁摸出来一个乾坤袋,这一个是师父洞阳真人送的,传说中修仙人士必备的随身便携储物空间。当然,她这个品级一般,装不了太多东西,里面总共也就只有一个房间那么大的空间,被她装了全部的身家。

    她摸出来一壶水,先洗手,拿镜子出来照了照脸,把脸上不小心溅上的血擦干净,梳一下有些乱的头发,然后漱口,喝点水,再拿出个桃子啃,垫垫肚子。她还是炼气期,都没筑基,当然没有辟谷,得吃东西的。

    她这身体应该是个穷人,身家并不丰厚,但她所在的清谷天是专门种植灵植灵果的,所以吃的东西她不缺,这次过来带了很多,目前看来,一年半载都饿不死。

    如果她能活过一年半载的话。

    和其他人一样,廖停雁自己也觉得自己可能活不长了。但她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死了说不定会回去,所以认真来讲,她不是非常怕死,她害怕是因为怕疼。死不可怕,死亡带来的疼痛才最可怕。

    没人理会她,廖停雁反而觉出一点自在来,她走出中心塔那一片阴云笼罩的范围,找了个能照到太阳的地方——一栋楼的楼顶。这地方清静,没有人过来,太阳又好,很适合午睡。

    她每天都习惯午睡的,没有午睡,总感觉整个脑子都不太清楚。

    换掉了沾血的裙子,廖停雁摆出了榻和一张小几子,躺上去后觉得太阳太刺眼,又找出一个眼罩戴上。眼罩是找清谷天的师兄要的,某种灵植的叶子,形状合适,绑一根绳子直接就能充当眼罩,而且戴着会觉得眼睛清凉,遮光性又强。

    躺一会儿觉得口渴了,被太阳晒得懒洋洋的廖停雁连眼罩都懒得扯下来,继续从自己的乾坤袋里摸出饮料——清谷天出产竹液,甘甜清冽,清热解毒祛火,喝一口,发出一声舒适的喟叹,将剩下的随手放在旁边小几上。

    廖停雁在偏僻的某个宫殿楼顶补午觉的时候,其余人都坐在一处讨论目前的环境,人人脸上都是凝重与忧虑。

    中间抱团派的有四十多人,聚在一处外围宫殿里,坐在中间的女子皱起眉道:“确实不能修炼了,不仅是灵气无法自然汇聚在这里,用灵石也没办法营造出一个聚灵阵,我怀疑这三圣山下是有什么强大的阵法。”

    掌门派木霓笙带着人在另一处地方,她拿着一面镜子,愁眉紧锁,“来时父亲给了我这灵犀镜,本想通过这镜子联系他,如今……唉,既然无法联系外界,我们现在也无法出去,恐怕还是要往师祖那边想办法。”

    “霓笙师姐,我觉得师祖有些、有些可怕,我总觉得,多看他一眼会被杀掉。师姐,那个被师祖杀死的,到底是什么人啊?”

    木霓笙摆手:“这不是我们应该关心的事。”

    隔壁是宫主派的云汐月带着十几人,她们是人数最少的,但这十几人普遍身份都高,基本上都是什么长老家的,宫主家的后辈,一脉之主的天之骄女。她们聚在一起,也在说起那个被师祖杀死的人。

    “虽然师祖看上去不太好相处,但他总归是我们的师祖,我们庚辰仙府的前辈,总不会随意对我们出手,他杀死的肯定是什么不怀好意的外派之人,所以我觉得大家大可不必害怕。”

    “对,富贵险中求,我相信大家来之前,家中都有说过那些事,我们和其他人不一样,我们要赶在木霓笙她们之前接近师祖,得到师祖欢心!这可关系着我们庚辰仙府的存亡大计!”

    她们各自说话,丝毫没有发现大殿屋顶上无声爬过去一条黑色巨蛇。穿着一身黑衣的老祖宗,就坐在巨蛇身上,将她们的话全部听在耳中。

    “你说这些东西,胆子有多大。”慈藏道君司马焦,语气里满是厌恶与杀意,听得他身下巨蛇都微微颤抖起来。

    司马焦站起身,踩着巨蛇的身躯,稳稳走到它的蛇头上,“走。”

    巨蛇不知道他要去哪,只漫无目的载着他在屋顶上徘徊。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他时常这样,醒着的时候会坐在它身上,让它随意游走在这空旷的无数宫殿,白天黑夜都是如此。

    他做任何事都没什么意义,心情也是阴晴不定,黑蛇和他相处了这么多年,还是时常被他突然变脸吓得蜕皮。

    “嗯?”

    黑蛇卖力地往前爬,努力做好一个能自动驾车的坐骑,忽然听到身上祖宗鼻子里一声嗯,它立刻知机地停了下来。司马焦看到了不远处晒太阳睡觉的廖停雁。

    别人都那么紧张不知所措,怎么她却能在这里一个人躲着晒太阳睡觉?

    “过去。”

    黑蛇哼哧哼哧往前爬,悄无声息爬到了廖停雁睡觉那个宫殿顶端。廖停雁选择的这个睡觉地点非常好,首先,这里有个观星用的小台子,能放置睡榻,其次这里地势不高,离中心塔不近,哪怕有其他人在附近屋顶,也很难发现她这边,最后就是这里的光照好。

    此时的廖停雁已经睡熟了,司马焦坐着蛇来到她身边,往她脸上的眼罩上多看了一眼,然后抬手把眼罩拈起来看她的脸。

    “原来是这个胆子最大的。”

    他收回手,目光放在廖停雁的肚子上,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笑来,自言自语:“连魔域的人也能混得进来,你说庚辰仙府如今这些没用的东西,是故意让她来惹怒我的,还是真的没用到这个地步,完全没发现?”

    其实之前,他本来是想杀了这个人的。这种伪装能骗过别人,还骗不过他,只是现在,他突然又不想杀这人了。

    魔域要对庚辰仙府做什么,与他何干,他说不定比魔域的魔修们更期待看到庚辰仙府毁灭的样子。

    司马焦想事情的时候,手下不自觉的划过黑蛇的鳞片,然后手指稍稍用力,就抠出一块黑鳞。

    黑蛇:嘤。好好地,干嘛又剥我鳞片。

    司马焦想剥就剥了,剥完又嫌弃这鳞片难看,随手丢了。

    “走。”

    黑蛇犹豫着摆了摆尾巴,脑袋往廖停雁旁边小几上一个竹筒凑了凑。司马焦看它这样,将那竹筒拿了起来。

    晃了晃,清澈的汁液在翠色的竹筒里晃荡。

    他嗅了嗅,然后喝了一口,接着就嫌弃地呸了声,“什么东西,难喝。”把竹筒丢回小几上。

    黑蛇载着他回去中心塔,略不舍地吐了吐蛇信。它喜欢刚才那个味道,可惜主人是个狗逼,毫无人性,竟然一口都不给它喝。

    廖停雁一觉睡到日薄西山,刚醒来还有些回不过神,以为是假期在家里睡懒觉,摘下有点歪斜的眼罩,看着周围的建筑和遥遥的远山与夕阳,她才回过神来。

    哦,对,穿越了。

    她坐起来,揉揉眼睛,随手拿起旁边小几上的竹液喝一口润嗓子。

    “呼……”

    “其实这样也还好,风景好,也有吃有喝,不用工作,不就相当于白赚了个假期吗。”廖停雁自言自语,砸吧砸吧嘴,又喝了口竹液。

    她睡了一觉后,成功开解了自己,收起东西,准备找个地方休息。这里的屋子特别多,但大多是如空中走廊一般的建筑,其他人住在了外围的小楼里,她就找了个附近的空屋子,离其他人不是很远,但万一发生什么,都能听得见。

    她选好了房间,一个面积不大的阁楼。这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到处都空荡荡的,所有房间里都没有家具和物品,连灰尘都没有,廖停雁稍微布置了下,拿出照明的万年烛,和一些食物,独自一个人看着夕阳,吃了顿烛光晚餐。

    一旦把现在看作难得的度假时光,就感觉整个人都舒适慵懒了起来。

    唯一不好的就是食物单一,晚餐的话她比较想吃点味道重的,像是肉类啊。

    天彻底黑了下来,廖停雁无意间往下看,发现白天见过的日月幽昙花,整个变了样子。白天时是白花黑叶,但到了晚上,竟然变成了黑花白叶。那些白色的叶子仿佛会发光一般,让人能清清楚楚地看见簇拥的黑色花朵。

    其实这很奇怪,这么大的一片地方,她看到的唯一的植物,就是这些花,其他的,连一根杂草都没有。

    她看着楼下的花,忽然发现有一个妹子走到了那些花旁边,似乎也在赏花。只是她赏着赏着,可能真的很喜欢,就抬手摘了一朵。

    廖停雁:“……!”等下!妹子!你身后!

    妹子的脑袋被她身后那鬼魅一样的人影随手摘了下来,动作就像刚才妹子摘花一样。

    鲜血从无头尸体上喷出来,洒在莹白的叶子上,场面显得异常凶残。

    一天之内看到凶杀现场×2

    廖停雁捂住了嘴,免得把刚才吃的东西吐出来了。就在她扭头的那一瞬间,摘人脑袋的黑衣祖宗抬头看了她这边一眼。

    当廖停雁再看过去的时候,人已经消失了。大黑蛇在那里,把尸体吞了。

    ……

    “不好!我玉家的溶溶本命之火熄灭了!”庚辰仙府内府灯阁,十几人围坐在百盏灯火之间,一个容貌秀丽的男人忽然伸出手往前一抓,口中喝道:“回!”

    丝丝缕缕的白色在他掌中汇聚,男人这才脸色稍好,“还好,魂魄未散。”

    他将掌中白雾吹出,顷刻间,一身躯透明的女子浮现在众人面前,正是因为摘花被摘了脑袋的那位倒霉蛋。

    女子满面茫然,似乎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见到眼前的男人,欣喜地喊了一声:“外祖!”

    玉秋霄怒其不争,狠狠瞪了她一眼:“我不是嘱咐你事事小心吗!怎么这就死了!”

    玉溶溶愕然:“我死了?怎么死的?”

    玉秋霄给她气笑了:“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你是怎么死的?”

    玉溶溶讪讪:“我,就是看到师祖那里种了很多日月幽昙,我只是听说过还未见过,一时好奇,就想摘一朵看看……”

    众人一片无言,玉秋霄简直想再给她一掌,让她魂飞魄散算了,“你!我怎么会有你这种愚不可及的后辈!日月幽昙,那是你能摘的吗?啊?”

    坐在他旁边的中年男人便劝他:“玉宫主,事已至此,你再骂她也无用,还是早些准备,将她送去转世,过个几年也就能接回来了。”

    玉溶溶:“外祖,你给我选个好看的孕体,一定要长得比我现在好看!”

    玉秋霄骂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给我闭嘴!”

    庚辰仙府历史悠久,已然是仙道中一个庞然大物,难免会有一些重要的优秀弟子无端陨落,后来寄魂托生就应运而生。原本是将那些对宗门有大用处大贡献的弟子死后魂魄收集起来,用秘法让他们托生在庚辰仙府附属家族里,等到孩子出生,便唤醒他们的记忆,再将他们接回来庚辰仙府修炼。

    可是经过了很久,到如今,这寄魂托生,已经成为了庚辰仙府这些权势者们用来维持扩大家族的工具,各宫宫主,脉主,一代代将自己的血脉亲人与亲近弟子延续,让他们再次拥有生命。虽然寄魂托生只能使用一次,但这样长久的不变,也让庚辰仙府的顶层们如同一滩浑浊的死水,日渐腐朽。

    将玉溶溶的魂魄收起来后,在场十几人,又继续看向中间的那百盏灯,如今还亮着的就剩九十八盏而已,一天不到,灭了两盏。

    “第一盏熄灭的灯……”

    “不必管他,师祖在这个关头出关,不只是我们怕,还有的是其他各派之人害怕,他们不管做什么都是徒劳,师祖对我们都毫无护持之心,对待那些有异心的外派之人,就更不会留手。且看着吧,妖魔鬼怪,还未现行呢。”最正中的老者闭着眼睛哼笑道。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向师祖献上咸鱼》 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向师祖献上咸鱼》 第4章 地址:https://www.qiqiw.com/41_41456/3.html

《向师祖献上咸鱼》相关小说推荐: 让你腻在我怀里逍遥流主气运满满小师弟我,万年锻体期老祖入赘神婿我有一棵气运树在座的各位都是大佬超自然创作档案三元神录从灵吸怪开始的异世界之旅我是SCV美特生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