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佐 第071章

钟佐 第071章 作者:一世华裳 [悬疑推理]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钟佐 第071章在线阅读。 钟佐 第071章相关章节: | | | 钟佐最新章节目录 | 一世华裳的小说 | 钟佐最新章节

    楚荧惑终究没有吃特产。

    因为他把文件交给雷艾森后,让雷艾森帮了他一个忙。这地方毕竟不是他的地盘, 而雷艾森虽然与中央政府的人决裂了, 但好歹暂时仍挂着领主的头衔, 帮他躲开媒体混出去还是不难的。

    于是他换了一套休闲服,戴上鸭舌帽和墨镜,离开了中心区。

    霸王龙和王容均几人随行保护, 见他们领主竟有点“青春洋溢”,都有些不适应。王容均看看这个方向,顿悟。

    果然,他们很快到了叶唯的墓前。

    正是雨季,小雨淅淅沥沥,四周雾蒙蒙的。

    楚荧惑撑着伞拾级而上, 停在巨大恢弘的纪念碑前,望着上面的雕像。

    第五星系成功选出有实力的新领主,民众似乎看到了希望, 忍不住来这里为叶先生送花, 纪念碑下已经堆了不少花束。人们形形色色,来来往往, 只有楚荧惑举着伞静静站着, 像是与世界隔开了一样。

    他恍然想起很多年前得知叶唯去世的画面。

    那时他恰好在第五星系,正准备去找叶唯,消息就这么猝不及防地传了来。等他疯狂地赶到希望星,中央政府正为叶唯举行隆重的葬礼。普通民众不能随便进,他眼睁睁看着车队从街道驶过, 一点办法都没有。

    等到这里对外开放,民众便一起涌了过来,整个台阶铺满鲜花,想多停留一会儿也不行,因为后面还有许多人在排队。他是很久之后来第五星系的时候才真正有机会爬上这些台阶,真正站到纪念碑的前面,可是没什么用,他连叶唯具体被埋在哪里都不清楚,后来他成为领主,就再也没来过了。

    雨开始变大,前来送花的民众终于减少。

    楚荧惑道:“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王容均和霸王龙迟疑几秒,后退了数步,但没敢多退。

    楚荧惑没有再下令让他们退,而是收回雕像上的目光望着碑前的文字,忽然笑了一下:“你看你今年还是122岁,等我122岁、123岁、124……比你都大的时候,你就不能再骂我没大没小了。”

    他的声音混着轻风和雨声散开,没人回答他。

    王容均站了片刻,看一眼时间,上前道:“领主,回去吧。”

    楚荧惑应声,温和道:“走吧。”

    他转身迈出一步,双腿一软,整个人毫无预兆地栽倒了过去。

    王容均和霸王龙脸色一变,顿时冲过去接住他:“领主!”

    夜幕降临,中心区灯火通明,晚宴开始。

    中央政府的官员四处张望,想寻找楚荧惑的身影,因为颜将军向来不喜欢他们,他们连巴结的心思都歇了,商量后觉得不如投奔楚荧惑帮着他谋划第五星系,然而等了半天,楚荧惑愣是没来。

    几位将军实力雄厚,早已知道楚荧惑的去向,更知道他不知为何晕了。

    溪林族同样收到了消息,特别想派人去补一刀。颜将军和穆将军其实也想剁了那混蛋,但想是一回事,真的干就是另外一回事——如今第五星系局势动荡,第一星系的领主万一在他们的地盘上出点事,事情可就大发了。

    因此现在见楚荧惑迟迟不现身,他们都悬着一颗心,好在楚荧惑还算是个玩意儿,到底是来了,就是脸上没什么血色。

    颜将军打量一眼,主动迎上前:“听说楚领主下午出去逛了逛?”

    楚荧惑笑道:“嗯,淋了雨有点感冒,所以来迟了。”

    颜将军假心假意地关心了两句,见他的状态还可以,扔下他走了。

    倒是雷艾森这个人心善,走过去问了好几句,让他一定去治疗舱里躺一躺,宽慰道:“别太伤心了,老师也不想咱们为他伤神的。”

    听这意思,他是觉得楚荧惑身体不好是因为悲伤过度。

    楚荧惑似笑非笑:“我知道。”

    其他领主本以为楚荧惑算计第五星系,与几位将军和雷艾森的关系应该会很僵,此刻见雷艾森和楚荧惑聊了半天,都有些看愣了。

    阿瑟将军也愣住了,见穆将军与禄将军他们的关系似乎也不太僵,暗道这两拨人该不会是一伙的吧?他们精心设计投票,故意给人们危机感,好让他和几位将军主动与颜将军站到一起么?毕竟穆文昊和钟佐都曾是第一星系的人啊!

    丁将军见他的脸色阴晴不定,低声道:“在想什么?”

    阿瑟道:“人类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

    丁将军:“……”

    众人心思各异,想什么的都有。

    网上的讨论也很激烈,有些对颜将军充满信心,展望未来;有些忧心忡忡,生怕几位将军再次开战;有些则是理智派,把优劣都分析了一遍。但没人知道,如果不是钟佐他们这些天的努力,第五星系早就是楚荧惑的了。

    幕后英雄之一如今也在晚宴上。

    他没理会周围的波涛汹涌,而是在桌前挑挑拣拣了半天,端起两个托盘,颠颠地跑向坐在角落里的人:“宝贝儿,都是你爱吃的。”

    钟佐这时正在和半南通话,问道:“时限至少是一年?”

    “族里的专家是这么说的,还说如果是二次定立的契约,比如阿瑟的那个副官,时限还会短,分的越多越短,”半南道,“我们正在研究能不能解开他们的契约。”

    钟佐点点头,把楚荧惑晕倒的事告诉了他。

    半南一怔,紧接着冷笑道:“他活该,强行和别人定契约,身体不出问题才怪。”

    钟佐道:“会出什么问题?”

    半南道:“这说不好,我一会儿问问专家,看看他们是什么意见。”

    钟佐淡淡地“嗯”了声,简单与他聊了聊,切断通讯看向祁政。

    祁政对他扬起一个自以为帅气的笑,把托盘递给他,开始陪他吃东西,说道:“等第五星系的局势稳定了,我带你去旅游吧。”

    钟佐道:“好。”

    祁政道:“宝贝儿你喜欢第五星系么?”

    钟佐扬眉。

    祁政道:“你要是不喜欢,等我帮完我爸的忙,我带你去一个你喜欢的星系定居。”

    他微微一顿:“你想回第一星系么?”

    钟佐道:“我回不去。”

    他要是普通逃犯也就罢了,怪就怪他在第一星系太火,真的回去,无异于是在对警察说“来抓我吧”,简直是找死。

    “我知道,”祁政道,“但你要是真想回,我会想办法的。”

    钟佐思考一下他的脑洞,断然道:“我不想回。”

    祁政怀疑地看着他:“真的?”

    “真的,”钟佐道,“我也没有太喜欢的星系。”

    祁政想想他的性格,觉得确实是,忍了忍,没忍住多问了一句:“哎,是不是我喜欢在哪儿,你就在哪儿?”

    虽然是事实,但这语气太欠揍了。

    钟佐面无表情看着他,见他还要再问,插起一块蔬菜塞进了他的嘴里。

    晚宴在各方势力的周旋中落下了帷幕。

    几位领主参加完颜将军的就任仪式,便纷纷离开了第五星系。王容均没开自己的飞船,而是蹭了楚荧惑的战舰,顺便把聂正洋也拉了上来。

    聂正洋最近一直在钟佐那里,这才又与黑狮队的人凑在了一起。

    黑狮队对他可谓印象深刻,拉着他便要打牌喝酒,不过他们还要保护领主,不能多喝,于是默契地开始灌王容均和聂正洋。

    王容均身为酒场老手,酒量自然不错。

    聂正洋就惨多了,很快喝得晕晕乎乎,瞅一眼霸王龙,“噌”地站起来跑到他的面前,坚定道:“我一定会进黑狮的!你就算报复我,我也不怕!有本事你就弄死我!”

    话一说完,整个人“吧唧”拍在他的脚边,睡死了过去。

    霸王龙:“……”

    队员们:“……”

    王容均忍着大笑的冲动,为聂正洋说了不少好话,看着霸王龙把人拎走,扯住要跟上去帮忙的副队,示意队友们围成圈,神秘道:“给你们看个好东西。”

    他点开个人终端,迅速把“霸王龙和语海”的视频调了出来。

    队员们:“……”

    卧槽!

    众人激动了。

    “哎呦我去,演的真像,给我一份!”

    “也给我一份!”

    “我跟你们说谈恋爱减智商,搞不好以后队长真是这个样子的!”

    旁边有人道:“哦,是吗?”

    “是的啊……”接话的人说着一顿,默默抬头。

    其余人僵住,跟着望过去,只见霸王龙站在桌前,居高临下地盯着他们。

    队员们顿时悲愤,按着王容均就要打一顿。

    特么这小子是退伍了,他们可都还在队里,这次回去肯定要被扒一层皮!

    王容均急忙逃跑,与他们玩闹一阵,远远地见他们围成圈向霸王龙忏悔,看了看不远处的书房,忍不住过去敲了敲,推开门,见楚荧惑在处理公务。

    楚荧惑头都没抬,问道:“有事?”

    王容均道:“没有。”

    楚荧惑看了他一眼,表情很温和,甚至有几分包容,仿佛在看一个智障。王容均没敢吭声,默默又退了出去。

    领主们一走,第五星系关起门开始处理内政了。

    许多人都猜测将军们搞不好要打,结果禄将军和1区9区的将军十分配合,俨然是一家人似的。这种局势下,丁将军和阿瑟将军根本蹦跶不起来,只能暂时妥协。

    雷艾森把从楚荧惑那里要来的文件交给了颜将军和穆将军。

    这些牵扯颇多,而且拐着弯,看似有关联,但其实根本没有证据。

    穆将军顿时暴怒,完全不在乎证不证据,扭头就要弄死他们。

    颜将军这一次难得没有阻止他,而是把智囊团叫来商量一会儿,像那群废物以前对待语海的家族那样塞了一大堆罪名,直接把人全抓了。

    这件事引起了热议和不安,颜将军还没出面,新任教育部部长雷艾森就主动站出来揭露了议员们的丑陋嘴脸,告诉民众他们是罪有应得。

    他很快结束采访,坐车到了中心区的一处大宅。

    这是语海家族的主宅。

    语海自从被雷艾森救下就一直待在希望星上,颜将军上任后把大宅还给了她。而楚荧惑妥协让禄将军他们不反抗的条件是把其中几位议员交给语海处置,不计生死。

    颜将军原本就讨厌那群废物,用废物的命换第五星系的和平,他想也不想就同意了。

    如今得知那群废物还是害死叶先生的罪魁祸首,他自然更不会管他们,所以那几位目前都被关在这里。

    雷艾森到的时候,便见语海刚从地下室里出来。

    她手里拎着一条鞭子,身上都是血,眼底一片冰冷,搞得他不禁一愣。

    “艾森哥哥。”语海看见他,下意识勾起一个甜美的微笑,但紧接着想到自己的情况,觉得肯定会吓到他,便又收回了笑意。

    雷艾森回神,掏出手帕走过去,仔细为她擦脸上的血。

    擦到第四下的时候,只见一滴泪落了下来。他在心里叹气,对她伸出双臂。

    语海扔下鞭子扑进他的怀里,终于撕掉那层伪装,哽咽地哭了出来。

    物是人非,那么多年过去,他们再次站在这座大宅里,周围的一切都没了。

    叶唯没有了,她的家族也没有了,他们都不会再回来了。

    雷艾森压下眼底的酸涩,轻轻拍着她的背,久久沉默着。

    过去的已无法追回,但未来正等着他们。

    第五星系在各种问题下磕磕绊绊往前走,走的虽然慢,姿势也虽然不太好看,但好在方向没错,所以从未停下过步伐。

    期间阿瑟将军率领的兽人与人类的矛盾爆发,被几位将军联手打压了下去。

    祁政已经在慢慢接手父亲的工作,这次便代替他出席了谈判,见几位将军苦口婆心地给阿瑟讲道理,说道:“还讲什么讲,成王败寇,按照法律来,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我觉得以后得制定几条关于兽人的法律,比如公车上有人类的时候,必须给人类让坐,排队的时候也自动给人类让位,兽人购买东西,价格可上调百分之五……”

    一席话说下来,就差在餐厅门口贴一张“兽人与狗不得入内”了。

    阿瑟气得破口大骂,要不是枪都被收了,他绝对宰了这小王八蛋。

    “你在生气?”祁政惊讶道,“有什么可生气的,你平时不就是这么对待人类的么?为了公平,我们这边应该也一样才对啊。”

    阿瑟道:“我干你妈的!我可没这么过分!”

    祁政道:“都一样是歧视,分什么过分不过分。”

    他见阿瑟还要骂街,打断道:“另外你搞清楚一点,现在是我们在给你台阶下,你不识相我们可以继续打,等打到你们兽人一滴血都不剩也就没有歧视问题了。”

    他扭过头:“宝贝儿你说呢?”

    钟佐道:“直接杀吧,不想废话。”

    祁政道:“我觉得可以。”

    阿瑟怒道:“槽,你们杀我试试……”

    话未说完,一把军刺飞过去,直接射进了他的脖子,血立刻开始往外喷。

    阿瑟:“……”

    几位将军:“……”

    钟佐淡定地收回手:“他让杀的,都别管他。宰了他,咱们换一个人谈。”

    几位将军:“……”

    哪儿能真不管啊!

    场面顿时鸡飞狗跳,几位将军连忙弄来治疗舱,发现军刺只要再偏一点就进气管了。

    他们不由得擦把汗,示意两个小青年出去吃点心,重新看向了阿瑟。其实他们也想弄死他,但兽人区域目前只有阿瑟能镇得住,要不是因为这样,他们早就不能忍他了。

    阿瑟也没想到钟佐在这么多人面前真敢弄死他,一时愣住。

    他倒不是看不清局势,只是想为兽人多争取一些福利罢了。几位将军劝了半天见不奏效,便把钟佐请了回来。

    阿瑟的气势立刻被无形地打压,很快妥协。

    他原本还在记仇,但几个月后副官突然“清醒”不再发疯,他从副官的口中得知始末,这才肯相信楚荧惑和穆将军他们真不是一伙的。

    兽人区域自此稳定,下一步便是解决第五星系的黑道问题。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一年,虽然第五星系还有许许多多的毛病,但不管怎样都是在一点点变好。

    领主在当初上任的日子里又发表了一次讲话。

    总结一年来的成果,宣布之后的计划。民众们对政府越来越有信心,直播频道里都是撒花的。

    会后,原“五大将”之一的禄将军移交兵权,打算辞职养老。

    局势已稳,他没必要再帮忙了,而1区和9区的将军都还年轻,且两个区域是处理黑道的主战场,因此都还在任上。

    穆将军见他态度坚决,便没有阻拦,忍不住问道:“老禄,看在多年的交情上,临走前给句实话,当初为什么投靠楚荧惑?”

    禄将军很坦然:“因为他是叶先生之后,让我心服口服的第二个人。”

    言下之意,别看颜将军现在是领主,他其实并不服他。

    他说完挥挥手,潇洒地走了。

    穆将军和颜将军对视一眼,心情都有些复杂。

    楚荧惑让他们咬牙切齿,恨不得弄死了事,但又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楚荧惑搅这一遭,第五星系如今仍是不死不活的状态。

    此刻被念叨的人正在观看直播。

    由于网络延迟,楚荧惑刚刚看到颜将军的讲话。

    心腹站在外面与星球监狱上的研究员通话,凝重道:“真的不行?”

    研究员道:“没办法,他的身体会越来越差。”

    心腹道:“当初可是你们说没问题的。”

    研究员心虚道:“没有长期的观测,我们也不能确定契主会怎么样啊!”

    心腹下意识想骂人,这时却扫见王容均开车过来了,只能切断通讯。

    王容均会来,是因为看了颜将军的讲话。

    他知道楚荧惑当年虽然妥协了,可对第五星系的那几位将军并不信任,因此现在见第五星系的发展还不错,他便有点想知道楚荧惑的看法。

    他被心腹带进门,见楚荧惑坐在棋盘前,脸上依旧没什么血色。

    这一年来,他们领主一直是这个样子,而且加快了铲除贵族蛀虫的速度,这导致王容均每次看见他,心里都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楚荧惑扫了他一眼:“你来是因为看了讲话?”

    王容均道:“嗯。”

    楚荧惑道:“想问我还会不会动手?”

    “……不是,”王容均眨眨眼,“其实我就是来串个门,没什么想问的。”

    领主这么坦然,肯定早已猜到他的目的,他深深地觉得自己有点蠢,正要找个借口告辞,只听楚荧惑道:“会下围棋么?”

    王容均道:“会一点。”

    楚荧惑招手:“过来,陪我下一局。”

    王容均心想下什么围棋,那么无聊,本少爷好不容易找回过去的状态,还想着去勾搭个美人呢!

    楚荧惑又扫了他一眼:“嗯?”

    王容均认命地走了过去。

    个人终端放在一旁没有关,仍然开着。

    领主讲话早已结束,主持人正激动地说着第五星系的改变,这个曾经备受战乱的星系终于重新披上了美丽的衣裙。

    祁政没有跟随父亲去希望星上开会,而是留在了穆家。

    钟佐自然也留了下来,陪着祁政看完讲话,便被拉到了穆家后花园,然后到了一棵大树下,他问道:“怎么?”

    祁政变戏法地从树后摸出一瓶酒,说道:“我想起孤儿院里的那瓶酒了,咱们再埋一瓶。”

    钟佐:“你不说,有件事我差点忘了告诉你。”

    祁政:“什么?”

    钟佐:“你‘死后’,那瓶酒被我挖出来了。”

    祁政:“啊?那可不行,快快快赶紧再埋一瓶,等临死前喝一口,就算有毒也不亏本了。”

    钟佐的眼里满是笑意,知道祁政会埋酒,是因为想带着他出去玩。

    这一年多里他们东奔西走,如今局势稳定,剩下的事不需要他们帮忙,终于能过二人世界了。

    思考间他只觉手里传来一个触感,工具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

    他微微用力一挑,发现是一个装着对戒的小盒子。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为啥这么晚呢?因为快写完的时候,电脑莫名其妙崩了,我只能重新码……

    最后的片段详见第58章,王容均把他们的婚戒带给祁政,祁政说要找个合适的机会给钟佐戴上~~

    最后一个副本到这里就完了,之后是番外。按照惯例,有请mvp发言~

    第五星系:啊,被糟蹋了那么久,我总算能喘口气好好活着了。故事始于我,终于我,谢谢大家捧场。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钟佐》 第071章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钟佐》 第071章 地址:https://www.qiqiw.com/41_41770/70.html

《钟佐》相关小说推荐: 穿成暴君的后妈尸夫如玉师妹,掌门师兄来了3分七十亿最强男我怎么就来到了末日一网情深:大神花式撩忠犬同桌请接招恰逢入眠时网游之失落月横行霸道之神豪传说创世之疾风龙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