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装怂[末世] 第128章 番外2-林虎沈择桐+陶百舸殷赫

他在装怂[末世] 第128章 番外2-林虎沈择桐+陶百舸殷赫 作者:不间不界 [悬疑推理]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他在装怂[末世] 第128章 番外2-林虎沈择桐+陶百舸殷赫在线阅读。 他在装怂[末世] 第128章 番外2-林虎沈择桐+陶百舸殷赫相关章节: | | | 他在装怂[末世]最新章节目录 | 不间不界的小说 | 他在装怂[末世]最新章节

    三年后。某个山区人类小型聚集地。

    民众排队领取、注射丧尸疫苗,冗长的队伍从清晨破晓一直走到日上三竿, 轮班的护士这才勉强看到尾端的影子。

    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给辛苦几个小时的护士阿姨们端来解暑的绿豆汤, 又特意捧过两杯拿冰块镇好的柠檬茶, 小跑着钻进了梧桐树下汇集的人堆里。

    一位成熟稳重,戴着眼镜学者打扮的男人坐在长桌后面, 他默不作声地看着摊开的笔记,而另一位高挑俊朗的年轻男子被人群围着, 耐心又细致地给他们解释丧尸疫苗的注意要点。

    “并不是百分之百的成功率,还是有些许案例中, 病人注射过疫苗仍旧被丧尸病毒感染……”

    底下顿时一片哗然。

    “不过不用担心,国家研究院还在进一步实验当中,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猫儿哥!丁神医!”女孩大声又蹦又跳地喊叫着, 如果她不做出一副任性胡闹, 不陪她玩就哭的样子, 林虎还不知道要被这群人缠着不放多久——萧栖哥哥教她的。

    丁一杰扶了扶镜框看向来人,“……荀梦啊。”

    “马上就要吃午饭了,大家也都先回去休息会吧。”林虎微笑着摸了摸身边一位被母亲抱在怀里, 不哭不闹的小女孩脑袋, 人群散了过后荀梦撅着嘴巴很不开心道:“还要多久啊!我都想回去了!”

    “当初不就让你跟着荀队吗?”林虎拧开柠檬茶杯盖递给丁一杰,“老师, 喝点茶解暑。”

    “舅舅好烦的,我更想跟着你啦。”

    “没几站了。”林虎安慰道,“回去了带你找萧栖哥哥玩。”

    “你还要让他带我跑快快。”

    “我让他把你扔远远。”

    “……”

    丁一杰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林虎的时候,只感觉这个男孩瘦得过分, 因为脸小眼睛被凸显得特别大,想一个营养不良的瓷娃娃。没想到三年一晃,一米四的男孩蹭蹭窜到了一米九,肩宽腿长,营养好起来之后肌肉也见长,连他哥萧栖都不愿和他一起走,说是看着这身材就心烦。

    丁一杰人到中年有点发福,一米七五的身高也有回缩的趋势,他自诩长得还算儒雅端正,但同眉目俊秀、英隽年轻的林虎站到一起,丝毫不像老师和学生,活脱脱的矜贵公子和他的马夫。

    三年前的某一天,丁一杰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林虎忽然铁了心要来找他学医,说是想亲手研究出或者亲眼见证抵抗丧尸病毒的疫苗诞生,丁一杰说你得了吧,又不是生物天才,先把初中自然课念完再说。

    但其实兴趣就是最好的天赋,丁一杰说不上林虎是不是真的对丧尸病毒感兴趣,他只觉得林虎心里有恨,他想就算仅仅是执念也好,这同样是一种推动人砥砺前进的动力。

    当初与萧栖交好算是丁一杰知恩图报的意外惊喜,战协内部凭空多出一个异能者管理部门,部长还是个空有皮囊的花瓶,不知道多少不服训的二次异能者偷偷计划着把萧栖杀了,看谁还敢管老子。

    过了一个月这群二次异能者全变成了萧栖手底下的狗腿子。

    再后来还有一两个中坚分子盯上了和萧栖向来形影不离的银发绿眸外国人,在已知武力行不通的情况下,他们十分想不开且下作地用上了色/诱。

    听说大半夜西斯延看到自己床上躺了一名穿着暴露的年轻女子,脸色十分精彩。

    又听说大半夜那名年轻女子看到门外走进来两个搂搂抱抱、衣衫不整的英俊男子,脸色更加精彩。

    ※

    吃过中饭,林虎忽然想出门走走,这个念头来得突兀迅疾,好似冥冥中自有天意,因为平时的这个时候,他向来是要回自己的房间小憩或者看一会医学相关的书籍。

    兴许是山林湖水间的景色太好,他坦然接受了自己的冲动并且付诸行动,先是问过住在隔壁的荀梦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出去转转,小姑娘正和几个新交好的同龄人玩她从安全区带出来的大富翁游戏,直接头也不回地说不去,让他赶紧走。

    林虎无奈地笑笑,和丁一杰老师打过招呼,又检查过弹夹中的子弹数目,独自走出了临时医院。

    枪法一脉师承萧栖的手,师父远近闻名的神枪手,一杆狙/击/枪如臻化境,徒弟毫无天赋,胜在勤奋,如今勉勉强强射肩中腿。

    ——至少没脱靶。

    没想到的是还没迈出去两步,林虎就听见有个小男孩在缩在墙角哭,哭声太过凄厉,林虎都替他嗓子疼,无奈只能上前去抱起他,林猫儿递出一颗奶糖哄道:“怎么啦,告诉哥哥好不好?”

    这些年萧栖、瘦猴、荀天三大皮蛋,一惹哭林虎就送糖,一惹气小鱼就送糖,一惹跑荀梦就送糖,偏偏这俗招还百试不厌,所有人都吃这一套。其中包括西斯延,他哄萧栖也只有给糖这一招,把萧栖哄得成天显摆他收藏的糖纸大全,刘辉欣然效仿,可惜好像只有白鹅对糖没什么反应。

    看起来最傻墩的刘辉桃花运简直旺得像栽了三里桃树,近了两位陈萤萤和展辰,远了更是接连不断有不认识的小姑娘频频示好想嫁给他。

    林虎今年刚满十八岁,便宜哥哥萧栖愁他娶媳妇的事情都快愁白了头,“没房没车可怎么好啊。”

    林虎:“啊?”

    小男孩掀起满是泪水的眼睛,接过糖果抽噎着说:“妈妈,让我去道歉……不道歉,不,不准回家……”

    “哦,那你做错什么事情了?”

    “我……我没有……他们都这么说啊,为什么……只,只有我一个人挨骂。”

    “大家都这么说,不代表大家都是对的。如果你也觉得不好,那就应该去给人道歉。”林虎温柔地教导着,心里想他妈妈心也真大,就算想给个教训,怎么能直接把孩子往门外一丢就不管了,虽然小镇内有人把守,几乎没有出现丧尸的可能性,但这万一出了什么事她还不得后悔死。

    小男孩专注地剥开糖纸,含着糖情绪慢慢稳定了许多,林虎接着问:“那你做了什么需要道歉呀?”

    “……我们说那个人长得像丧尸,还朝他丢石头。”男孩说着还唱了首编好词的童谣,什么大坏蛋,什么丧尸吃人,林虎听着曲指弹了这孩子一脑门,“怪不得妈妈要生气,该给人道歉。”

    “可他确实很像丧尸啊!”

    “那他是吗?”

    “……不是……他不吃人,身上也不臭。”

    “你也不吃人,你也不臭,我看你也像丧尸。”

    男孩被绕晕了,支支吾吾地辩驳道:“我不像!”

    “我带你去道歉好不好?”林虎放下了男孩,眼角瞥见房门旁边的窗户后面有一位女性掀开了窗帘的一角,他这才恍然男孩的妈妈原来一直在近处关心着她的孩子,女人对他露出感谢的微笑,点了点自己胸口,林虎低头看到他挂在同处的医护者胸牌,了然这是男孩妈妈信任他的原因。

    男孩思考了一会,兴趣是糖果太甜,他用力点点头,“好吧!”说完他就迈动短短的双腿跑在了前面带路,小镇不大,男孩几乎带着林虎拐到了最外围的边域,就在他以为要出保护范围想拦住男孩的时候,一间小巧独立的庭院破开繁茂的树叶出现在眼前。

    “就是这里。”男孩熟门熟路地跳上石块,又顺着沿墙壁生长的树枝爬上墙头,他小心翼翼地探出一个脑袋,嘴里嘀咕着什么侦察兵一号抵达目标位置,然后又严肃地板起脸蛋,“怪物不在!”

    “嗯?”

    “……”男孩被林虎突然压低的口气吓了一跳,紧张道:“我,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这时候,墙内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林虎感觉有点熟悉,却根本记不起到底是谁。

    “哟,是你啊小坏蛋,又来欺负我家丧尸小哥?”

    “不是!”男孩的嗓门极大,“我是来道歉的!”

    “道歉?”男人怀疑的口吻显然是不信,“天上要下红雨了?”

    “真的!!”

    “管你真的假的……你是一个人来的?快回去吧,妈妈要担心了。”

    “有个小哥哥陪我一起来的。”男孩说着看向林虎的方向,墙内的人安静一会,缓缓打开正门走了出来。

    林虎转过身,先是疑惑了一会,等男人走近了又瞪大眼眸倏地喊道:“殷……殷赫?”

    “啊。”殷赫被这个能说出自己真名的年轻人吓到了,他皱着眉后退一步,摆出随时准备攻击的姿势,林虎急忙解释道:“我是林虎啊,萧栖身边那个男孩,萧栖你还记得吧……当时我只有,大概这么高吧。”林虎用手比划了一下。

    “……”殷赫想起来了,“不是吧……你吃农药了?”

    林虎哭笑不得,“你们怎么都这样说我……”

    故人重逢,简单寒暄后再没了接下去的话题,殷赫犹豫了一下,还是邀请道:“进来坐坐?不过不要被吓到。”

    “嗯?什么吓到?”

    “小朋友,看在今天有稀客的份上,进来玩吗?”殷赫没有立刻回复林虎的问题,他弯腰看向正从树上爬下来的小男孩,男孩快速地摇了摇头,“我要回去了!”

    “我送你。”林虎连忙转身去接他,没想到男孩敏捷地往下一跳,呲溜跑远了。

    “行了别管他,你丢了他都不会丢。”陶百舸笑道,“给你泡杯茶,花茶、普洱、碧螺春还是大麦茶?”

    “种类这么齐全?”林虎很惊讶,吃饱还是目前地球上大部分人奋斗的目标,很少会有人在收集茶叶上面下如此大的功夫,陶百舸推开大门,“兴趣吗,毕竟人生这么无聊,总得找点事做。”

    林虎本来唇角一直微扬,却在他踏进屋内,看到正前方那张石桌后坐着的人时突然消退,他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半晌没有再挪动一步。

    “哈哈。”殷赫忍不住笑出声来,“就知道你会吓到。”

    “他,他不是死了吗?!”林虎目前已经不是惊讶,他简直称得上惊恐,这几年来,包括萧栖、西斯延在内的所有人都坚信这个人已经死亡。

    殷赫见到林虎的抵触情绪并不是那么强烈,他一边暗自舒了口气,一边笑着走到石桌后面,掰过男人的脸颊印上唇印,“说活着也不一定或者,说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死了。”

    林虎这才注意到陶百舸的不对劲,这个男人双目无神,呆愣地坐在石凳上,瞳孔涣散,殷赫侧过他的身子亲了他一口,陶百舸也毫无反应,许久之后这人才动了动腿,似乎意图起身离开,可他刚刚脚步一挪,林虎就听见铁链清脆的摩擦声,他奇怪地上前几步,发现陶百舸的脚腕上绑着粗重的锁链,殷赫解释道:“不这样他会乱跑的。”

    “……他这是傻了?”荀天问。

    “你先回答我,现在他这样是不是很可爱?”陶百舸笑容间隐约带上了几分林虎说不清道不明的色彩,猫儿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殷赫也没指望他回答,握惯了试管与镊子的手指按开陶百舸的嘴唇,对外界毫无反应的男人在这时终于有了动作,他含住这根手指面容狰狞地撕咬啃噬着,嘴里发出嗬嗬的叫喊声,但从殷赫脸上愉悦的神情来说,力气很轻很轻。

    “……”殷赫的变态刷新了林虎的认知,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丧尸……不,丧尸怎么

    会……”怎么会不**?眼前的陶百舸虽然是丧尸的做派,却完全是人类的外表。

    “我称这种状态为活死人。”殷赫抽出自己被又舔又咬,但仍旧干燥的食指,“不进食不排泄,每天晒晒阳光就能动,比他以前的样子乖太多了,唯一的缺点就是老向着声音大的地方跑,只好把他绑起来。”

    “……”林猫儿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他先是感叹怪不得刚刚那个男孩说陶百舸像丧尸却不臭,可他又忽然意识到男孩还说过怪物并不在这里。

    石凳共有三只,林虎可以从庭院坐落的位置和殷赫对外的态度中发现他并不好客。

    “你们两个人住?”

    “不啊。”殷赫摇头,目光越过林虎落在了他的身后,“刚提到,人就回来了。”

    铁门传来开启的吱嘎声,猫儿疑惑地转身,正对上一双青色底灰色瞳孔的眼珠子,来人戴着口罩,卫衣把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头发也遮在帽子里,只露出那双吓人、与丧尸无异的眼眸。

    林虎心头一跳,那人同样也后退一步,戴着手套的手指不自禁地一松,竹篮落在地上,打碎了其中用杂草垫着的三四个鸡蛋。

    “哎呀!!”殷赫心疼得不行,“你怎么搞的?”

    一个名字在脑海中不停地翻滚,记忆中的男人高大俊朗,怀抱温暖有力,手臂间都是结实的肌肉,和面前这个瘦弱颓废、身高仅仅到他下巴的男人没有一丝一毫的相似之处,但林虎就是突然将两者联系起来,就像他今天莫名其妙想出来走一走一个样。

    林虎念不出来,也舍不得念出来,他安静地用目光将人从头扫视到尾,又从下重新看到顶。

    “问你话呢沈择桐。”殷赫不知是故意还是真的没有看出两人之间的风起云涌,“认不出来?我一开始也没认出来,这是林虎啊。”

    沈择桐怎么会认不出来?他只是不敢罢了。

    男人垂眸看向地上狼藉的蛋液,缓慢僵硬地下蹲,殷赫立刻放下陶百舸赶去帮忙,“这种活我来,你和林虎进屋聊会天。”

    “……”沈择桐又慢慢地站直身体,他的动作迟钝到完全不像一个正常人类,再加上全副武装的打扮,林虎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严重,他看着沈择桐一言不发地侧身往门内走,和殷赫点了点头立刻跟上去。

    “沈……”身高突破一米八之后林虎再不好意思利用自己可爱外表卖萌,什么萧栖哥哥,瘦猴哥哥都变成了人名或者简单的一个字哥,他顿了一下,念出三个字:“沈择桐。”

    沈择桐依旧一言不发,他默默走进里屋又走出来,手上拿着一叠纸和一支裹了粗布的笔,林虎本来还想着为什么沈择桐不愿意搭理他,见到这幅场景立刻上前一步,“你说不出话了?”

    男人背对着他小幅度地点了点头,他隔着手套和粗布艰难地握住了笔,试图写下第一个字却失败了无数回,沈择桐很低落地搁下铅笔,林虎忍不住安慰道:“没关系,慢慢来……”

    沈择桐摘下了手套,一双青紫色的手露了出来,锐利坚硬的黑色指甲嵌在指尖,前端凸凸毛毛的,看起来是早上刚刚磨剪过。

    “……天哪。”林虎下意识握住了桌檐,他看着沈择桐再次握住笔杆,笔尖歪歪斜斜书下他的名字——

    林虎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林虎语气里不经意带上急躁,“你到底有没有被感染?你能吃东西吗?你有没有……吃过人?”

    沈择桐始终低垂着眼睛,扭曲的汉字在笔下慢慢形成——

    殷赫,有,能,没有。

    林虎握住了沈择桐持笔的手,他做事总是动作比脑子更快,萧栖不知道训了他多少次,下回还是老样子,青紫的手指同想象中的一样,半丝温度也没有,猫儿甚至感觉自己抓住的是一双尸体的手。

    “我会被感染吗?”

    沈择桐不敢看向他的眼睛,只是沁着头摇了摇。

    林虎再接再厉,“那我能摘下你的面罩吗?”

    “……”男人久久地沉默,林虎等了一会,屈膝去望沈择桐的脸,男人眉目低垂没有任何表情,林虎全当默许的意思,他用手指试探着碰了碰,紧接着摘下了这副十分碍眼的口罩。

    沈择桐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喉结上下窜动,他的嘴唇也是黑色的,皮肤泛着不正常的青紫,双颊布着少许的尸斑,林虎抬高他的下巴迫使他张开嘴巴,沈择桐顺从地做了,牙齿坚硬且锋利。

    “殷赫!”林虎胸中盈满了愤怒,他撕破往日乖巧地外表怒吼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什么我对他做了什么?”殷赫正坐在陶百舸腿上和他玩吃手手的游戏,“要不是我他早不知道在哪个角落腐烂吃人了。”

    当初他偷偷把新研制开发出来的病毒试剂藏在掌心里,一半给了早死干净的陶百舸,另一半发善心给了坐在树下等死的沈择桐。

    没想到出来一个人形的怪物,和一个怪物型的人。

    可惜数据留在基地里,不知道有没有被哪个倒霉丧尸吃了,成品也就那么一针管,很可能全世界就只有陶百舸和沈择桐这么特殊的两例。

    “他现在这个样子……不行,我要带他走!”

    “随便啊。”殷赫笑眯眯地望回陶百舸,“我有阿舸就够了。”

    林虎回身看向站在门边的沈择桐,“沈哥,跟我回西阳吧,老师说不定有办法医好你。”

    沈择桐默默地摇了摇头,林虎不可置信地问:“为什么?”沈择桐转头进门,不一会带着纸张走出来,上面写着一排字:这里挺好的。

    林虎握紧了拳头,他深呼吸一口气,是想如果站在这里的是萧栖,他会怎么做——首先,为什么沈择桐不愿意和他回去?

    如果是殷赫,那还情有可原,他带着陶百舸一出现,萧栖非得让陶百舸再死一次才肯罢休。

    可是沈择桐……

    “沈哥,你是不是觉得你这个样子……他们会觉得你奇怪?”林虎试探着用较为委婉的词语问道:“不会的,你想想萧栖,瘦猴,西斯延,刘辉,他们肯定都不会的,我的老师人也超好,他敢对你甩脸色我帮你怼他!……至于其他人,嘲就让他们嘲去呗,又不会怎么样……”

    沈择桐低下头,又写了一行字——

    你该回去了,下午的活动开始了。

    “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肯回去。”林虎哪里有三年前那么好忽悠,他执拗地站在沈择桐面前不肯放过他,背后殷赫充耳不闻地沉浸在二人世界里,沈择桐一言不发,两个人对峙一会林虎拉住他的手腕摔上了门。

    “我知道你为什么不肯跟我回去。”林虎周身的气场瞬间变了,微眯的眼眸像极了不装怂时期的萧栖,可惜少了一些强者自带的气势,可是瞬间乖巧与嗜血的反差造成的压力已经足够强大。

    “你喜欢我是不是?”林虎残忍地说道,我之前确实曾经忘记了在山湾医院里发生的事情,但三年来我慢慢地全部回忆起来了,“你还对我硬过,你不敢回去,是怕亲眼看到我和别人在一起,结婚,生子?”

    沈择桐收紧了手心,尖锐的指甲刺进掌心里,林虎看见深红色的血液流出来的刹那又心软了,他想刺激沈择桐迫使他承认对自己的爱恋,再利用这份喜欢诱使他跟自己走,但颜色不正常的血让他瞬间方寸大乱,“你流血了!你现在的身体还能自动止血吗?”

    一瞬间,猫儿又变成了那个在基地里被陶百舸挟持的男生,他屏蔽呼吸扼制乱喊的冲动,面前是呼吸错乱全身僵硬的沈择桐,他听见陶百舸嘲讽一声命令沈择桐划自己一刀,否则这一刀就会落在他的身上。

    “行。”沈择桐毫不犹豫地反手刺在自己胸口,鲜红的血液从此刻在了林虎的梦里,每一次的噩梦无疑都与那天的场景有关,每一刀都是林虎要去还的债,都是想起一切的他要去承的情。

    沈择桐摊开了手掌,目前他的身体对痛觉的感知极为微弱,林虎不说他根本不知道掌心正在流血,猫儿迅速从口袋里掏出纱布,因为不了解沈择桐现在的身体状态消毒水他不敢乱用,就只能熟练地替沈择桐缠好绷带。

    “跟我走吧。”林虎褪去满身的煞气,软着腔调央求道,他伸进领口取出一枚小小的名牌,“萧栖哥要给你送山湾去的,我没同意……我一直贴身带着……”

    “……你懂我的意思吗?”

    林虎瞪圆了他的杏仁眼,模样十分讨人喜欢。

    他知道沈择桐绝对不会拒绝的。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他在装怂[末世]》 第128章 番外2-林虎沈择桐+陶百舸殷赫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他在装怂[末世]》 第128章 番外2-林虎沈择桐+陶百舸殷赫 地址:https://www.qiqiw.com/41_41780/128.html

《他在装怂[末世]》相关小说推荐: 小甜梨[娱乐圈]我家个个是皇帝我和情敌he了[娱乐圈]男朋友又被鬼盯上了怎么破家里有鹅八零小媳妇逆袭人生前男友的婚礼你们女神是我的[娱乐圈]你别招惹我恋恋你每分每秒星际重生之废材真绝色我的后宫全性转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