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龙 第221章 最终篇18

骄龙 第221章 最终篇18 作者:北小端 [仙侠修真] 直达底部
七七文学网(www.qiqiw.com)提供骄龙 第221章 最终篇18在线阅读。 骄龙 第221章 最终篇18相关章节: | | | 骄龙最新章节目录 | 北小端的小说 | 骄龙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琉璃宫之内,敖姝抱着一只小妙妙,巧笑倩兮道:“大哥,到底怎么样嘛,你就叫我带他们一起下去玩吧,求求你啦……”

    对面敖谓的怀里,也趴着一只漂亮的小妙妙,听到娘亲的后缀语气词后,也跟着一起软软的撒娇附和:“大舅舅,求求你啦……”

    “你要是不答应的话,我就天天缠着你,不叫你看书,不叫你画画,不叫你睡觉,不叫你梳头发,你干啥我都捣乱……”敖姝接着道。

    敖妙继续附和:“我也跟着捣乱……”附和完之后,又看到自家娘亲使了个颜色,敖妙心意一动,登时放出了所有的分|身,二百多号小妙妙将敖谓密密麻麻的包围住,连绵不绝的‘大舅舅’,‘求求你啦’,‘好不好嘛’之类的声音,重复响个不停。

    敖谓被围的连片衣角都瞧不见了,敖姝在外头喊道:“妙妙,你要加油噢。”

    敖姝在敖谓跟前的魅力值已经大减,能不能把一家老小全拐下界,全靠敖妙刷分了,敖谓神通广大,若是不经他首肯,他们怎么蹦跶都没用。

    “大舅舅,妙妙给你呼呼脸……”

    “大舅舅,妙妙给你揉揉肩……”

    “大舅舅,妙妙给你捶捶腿……”

    “大舅舅,妙妙给你挠痒痒……”

    敖妙卖力了好长时间,敖谓始终淡定如松,坐在外头当观众的敖姝,却有点不淡定了,在她想化小身形亲自撸袖子上阵时,敖妙却突然收了分|身术,化作一团红光奔回敖姝怀里,嘤嘤生气道:“娘亲,大舅舅讨厌,都不理妙妙,妙妙以后再也不要理大舅舅了,呜呜呜……”

    .

    敖妙自打出世之后,在哪儿都是被捧着的待遇,从未遭受过不被理睬的挫折。

    眼下的情景落差太大,小姑娘一个接受不了,生气了。

    敖姝抱着呜呜呜哭的敖妙,心里也有点泄气,敖谓大哥喂,你要不要那么一字千金,稍微改改话茬能怎么样啊,心里一泄气,脸上也没精打采了,敖姝语气蔫蔫道:“大哥,是不是不管怎么样,我现在都不能带他们一起到神界啊。”

    若是敖谓真的半点不松口,那她就本体下界,反正也能留分|身在离恨天。

    敖姝都做好抱着敖妙撤退的准备了,却听敖谓语气悠悠道:“也不完全是。”

    这是事有转机的意思?

    敖姝亮了亮眼眸:“请大哥明言。”

    刚才一群小妙妙蜂拥而上时,把敖谓的头发刨的乱七八糟,此时,敖谓慢条斯理的理着乱发,语气温和道:“很简单,只要阿隽和小阿谧给我表演一次凤舞九天,我就允你们一起下界。”

    表演凤舞九天?

    敖姝吃惊的张了张嘴巴,然后一脸便秘表情道:“……大哥,要不我给你做两只烤凤凰吃?”

    凤舞九天乃是神界的一种舞蹈,常见于凤凰族的宴会之上,表演者多为修为低下的凤凰族神修,男女嘛倒是都有,因凤凰羽色艳丽外形漂亮,在表演凤舞九天时,舞者展露的都是原形本相,凤隽连陪女儿捉迷藏这种损形象的游戏都不肯,哪会愿意自掉身价去翩翩起舞给人观赏。

    敖谓露出迷之微笑:“你们能不能一起下界,端看阿隽和小阿谧的表现了。”

    敖姝决定再挣扎一下:“大哥,换我和妙妙给你表演龙舞九天怎么样?”

    敖谓微笑着拒绝,完全没有可再商量的余地:“不怎么样。”

    条件没谈拢,敖姝和敖妙只得打道回家。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凤隽盘膝坐在桌边,一脸闲适优雅地品茶,“你不是说要死磨烂缠一阵子么?”

    敖姝把妙妙塞到凤隽怀里,自个儿一脑袋栽进床里,摊成了一团肉泥,叹气道:“还是按原计划行事吧。”

    凤隽垂眸,戳戳怀里的小妙妙,温声道:“妙妙,你来给爹爹说。”

    敖妙虽然模样幼嫩,但年龄一点也不稚嫩,当即口齿清晰地复述了一遍,最后发表意见道:“爹爹,你为什么不肯和阿谧哥哥表演凤舞九天?”

    “谁说我不肯了?”凤隽含笑反问小女儿。

    敖妙奇怪地眨眨眼睛:“娘亲说的啊。”

    敖姝本在床上挺尸,听了凤隽的话,当即跟装了弹簧一般,陡然从床上弹坐起来,一脸被雷轰了的震惊表情:“……等等,阿隽,你刚才和妙妙说了什么?”

    敖妙仰着璀璨如玉的小脸,大声复述道:“娘亲,爹爹说愿意表演凤舞九天啊……喔,我可以到神界去玩了!”

    敖姝依旧难以置信:“老凤凰,你吃错药了吧你。”

    凤隽捏捏敖妙的小肉脸,表情和蔼道:“妙妙,你阿谧哥哥在妙妙溪边弹琴,你去把他喊回来。”

    “好嘞。”很爱当传话筒的敖妙,扑棱着小翅膀飞走了。

    凤隽从蒲团上长身而起,走到床边后,在敖姝身畔坐下。

    敖姝偏着头,眼睛来回扫视着凤隽,目露怀疑道:“你连捉迷藏都不肯陪妙妙玩,你居然愿意表演凤舞九天,我不是在做梦吧。”

    凤隽掐一把敖姝的大腿,扬眉道:“是不是在做梦?”

    敖姝伸手挠着脸颊,再次确认道:“你真的愿意么?”她的性子活泼爱闹,不拘是在树里攀爬钻闹,还是陪妙妙追跑蹦跶,她都如鱼得水信手拈来,丝毫不觉有损形象,可凤隽不同。

    “只有一个条件。”凤隽搂住敖姝,忽然又道。

    敖姝眨眨眼睛:“什么条件?”

    凤隽附耳敖姝,低语含笑:“妙妙若是日后缠着我表演凤舞九天,你得替我拦着。”

    敖姝正郁闷无路可走,眼前却忽然一片柳暗花明,可把敖姝乐坏了:“我答应,我答应。”

    凤隽行事不做则已,但凡做了决定,便是高效率的行动派,在妙妙将凤谧喊回来之后,父子俩进行了短暂的交流,接着,凤隽幻化出凤舞九天的影像给凤谧观看。

    然后,两人既不练习也不彩排,直接……就变身上阵了。

    凤舞九天乃是多人舞蹈,只凤隽和凤谧两人肯定不够,不过,两人皆有分|身之术,数量也不是问题。

    “大舅舅,你可要说话算话。”敖妙坐在敖谓的手臂上,撅着粉嘟嘟的小嘴巴强调道,“不然,妙妙就再也不理你了。”

    凤隽要表演凤舞九天,离恨天的住户悉数前来捧场,好吧,是来瞧热闹的还差不多。

    莲杞朝敖妙拍拍手,笑道:“小妙妙,莲舅舅也想抱你。”

    敖妙骄傲的挺了挺小身板,一连丢出来五个分|身,凰倪一个,葫麓一个,莲杞一个,敖姝一个,龙寂一个:“好啦,不用抢,人人都有份儿。”在敖妙还没有多重分|身术时,谁想多抱一会儿敖妙,那都得以打架的方式来决定,谁赢谁多抱,谁输谁瞪眼。

    一阵悠扬的琴声响起之时,九只华美绚丽的大金凤也出现在空中。

    六个一模一样的敖妙,扭着屁股高声呐喊:“喔喔喔,爹爹最漂亮!爹爹最漂亮!”

    九根长长的彩色尾羽,在瑞霭缤纷的空中摇曳散开,一缕一缕的光晕流动,在夜空中尽显瑰丽之色,怀里的敖妙,一直在大声欢呼:“爹爹好漂亮,爹爹好漂亮。”

    敖姝望着空中,轻轻莞尔。

    舞毕,凤隽和凤谧落地化形,六个敖妙全部窜到凤隽身上,兴奋地叫唤:“爹爹,你太漂亮了啊,妙妙还想看,还想看。”

    六只妙妙挂在身上,凤隽无奈地看向敖姝。

    敖姝福至心灵,立即上前揪敖妙下来,且嘴里道:“妙妙啊,你爹爹飞了好久,已经累的翅膀都疼了,你阿谧哥哥舞的也特别漂亮,找他去吧。”嘴里说着话,敖姝已将揪下来的妙妙,贴到面无表情的凤谧身上。

    敖妙缠凤谧去了,敖姝凑到敖谓身旁,一脸笑嫣嫣道:“大哥,你看——”

    敖谓拍了一下敖姝的脑袋,笑道:“其实,你真拖家带口溜下离恨天,大哥也不会管你。”言毕,敖谓的身影登时消失不见。

    敖姝撅嘴,跺脚:什么嘛。

    不管如何,目标达成,敖姝朝不远处的凤谧和敖妙招手:“我数三下,谁不过来,就继续留在离恨天。”

    神界。

    明明长了腿却跟没有腿一样的敖妙,坐在凤隽的手臂之上,神态亲昵的搂着凤隽的脖子,瞅着眼前的金色大城,一脸兴奋地念道:“蓬-莱-城-”在凤隽脸上呼了一呼,敖妙嫩声稚音的问道,“爹爹,我们为什么先来蓬莱城啊。”

    站在凤隽身畔的敖姝作答:“来看个朋友。”

    “朋友?什么是朋友?”可怜的小敖妙还是第一次听到朋友这个词汇。

    敖姝捏捏敖妙的小脸,笑着说道:“简单点说,朋友就是脾气相投、喜欢和你一起玩的人。”

    敖妙长长的哦了一声,然后道:“那娘亲是朋友,爹爹不是朋友,爹爹都不喜欢陪妙妙玩。”

    凤隽微微抿了抿嘴角,其实并不是,敖姝陪玩的多为活蹦乱跳的剧烈运功,他陪玩的则是安静闲适的意趣生活,敖姝勾勾敖妙的小鼻子,笑道:“小丫头,你就知足吧,你爹爹除了和你玩过,别的人可都没这待遇,你阿谧哥哥和阿寂哥哥也没有哦。”

    此时,天色已黑,蓬莱城的大门早已关闭,一行五人闲话几句后,敖姝带着一家老小溜进蓬莱城,直达蓬莱宫的宫门之处,蓬莱宫有龙阳阳设下的禁制,敖姝初入神王之境,悄悄潜进去略有难度,遂安排敖妙叫门。

    “窜门的来了,有没有人在家啊!”敖妙比着喇叭手,朝蓬莱宫里大声喊道。

    短短一息之后,一个雪色衣袍的人影出现,笑语清越道:“叫我瞧瞧,是谁这么新鲜,半夜三更的跑来我家窜门?”

    敖姝上前一步,说道:“窜门是明天的事,现在先来投个宿。”

    龙阳阳略带玩味的目光,扫过不请自来的一行五人,然后笑道:“那请吧。”

    敖姝在蓬莱宫住过好些年,哪些宫殿是空的,她一清二楚,进了蓬莱宫之后,敖姝将龙寂推向一座水上宫殿,安排道:“阿寂,你去睡那一间。”又给凤谧指了一座掩映在葱郁花林里的精致宫殿,“阿谧,你去那里。”

    已是青年模样的龙寂和凤谧,同时对龙阳阳拱了拱手,然后各自离去。

    龙阳阳双臂环胸,瞧着仿佛回到自己家一样的敖姝,看她安排完两子的住宿之后,唇角微弯道:“那凤师兄抱着的这位漂亮小姑娘呢,你要她住哪里?”

    敖妙仰着小脸道:“我当然和我爹娘一起住啊。”

    龙阳阳差点笑喷出来,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只有两岁大模样的小丫头,年龄也相当不菲了吧。

    敖姝摊开手,一座精巧的随身宫殿,盘旋着变大落地:“好了,妙妙,我们去睡觉,等天亮了,娘亲陪你去逛街玩。”朝龙阳阳挥了挥手,敖姝拉着凤隽隐身进入宫殿,只留余音袅袅,“好啦,小阳阳,明天见。”

    龙阳阳只觉此景又好气又好笑。

    随身宫殿之内。

    凤隽将敖妙搁到一架小床之上,敖妙在床上盘起嫩呼呼的小胖腿,托腮问道:“娘亲,什么是逛街玩啊。”

    敖姝坐下,将漂亮玲珑的妙妙又抱到腿上,啄了啄她的小脸蛋,笑道:“天已经晚了,妙妙先睡觉,等明天你就知道了,妙妙乖啊。”

    待敖妙乖乖的躺下,敖姝弹出一星点神光,神光变大,化为结界,将敖妙安静的裹在里头。

    敖姝布下的结界,不仅能保护敖妙,还有多重功效,比如隔音、隔视觉等等,敖姝看了会敖妙的睡颜,再转过身来,突然一把将凤隽扛起来。

    凤隽先是一惊,随后无奈的抖抖脸皮:“你又做什么?”

    敖姝哈哈一乐,再将扛凤隽的姿势改为公主抱:“良辰美景,孤男寡女,你说我做什么?”

    被横抱着的凤隽,一头黑线道:“那用的着这样?”

    敖姝瞧着凤隽俊俏的容颜,忽然嘿嘿一笑,朝凤隽挤了挤眼睛:“阿隽,我们换魂玩吧。”

    怎么突然又想起这一茬了……

    凤隽木着脸否决:“不行。”顶着自个儿的壳子,敖姝不得玩脱啊。

    敖姝脚下一动,将凤隽扔到青纱帐里,然后欺身而上,眉眼轻弯的商量道:“只换一万年。”

    凤隽靠在松软的团垫之上,搂着趴在身上的敖姝,目色坚定道:“一天都不能换。”

    敖姝不再言语,只眼神哀怨地盯着凤隽瞧。

    凤隽被盯得头皮发麻,却依旧不改口:“除了换魂,别的事情我都可以应你。”

    敖姝滚出凤隽的怀抱,语气凉凉道:“行吧,妙妙以后缠着你表演凤舞九天时,我可不管了。”

    凤隽默了一会儿,然后伸臂环住敖姝,轻轻咬了一口她的耳垂,然后嘴唇挪动,亲吻她的脸颊和唇角,敖姝略没好气道:“干嘛啊你。”凤隽温声软语道,“良辰美景,孤男寡女,你说我干嘛。”

    敖姝默:“你是凤凰,又不是鹦鹉,干嘛学我说话?”

    凤隽噙住敖姝的嘴唇,不再给她说话的机会,论嘴皮子功夫,凤隽永远都说不过她。

    蓬莱宫的亭榭之中。

    龙阳阳摇着一把水墨折扇,瞄着凤隽和敖姝:“二位,说好的明天见呢,敢情你们嘴里的明天,是十天之后啊。”

    没和凤隽换成魂,敖姝心里略不爽,闻言便驳:“等你有伴侣的时候,就知道为啥明天会变成十天之后了。”

    龙阳阳以扇遮脸,口内顽笑道:“小师姑,我瞧你家小妙妙不错,不如许给我做伴侣吧。”

    敖姝挑了挑眉,好整以暇道:“先叫声岳母我听听。”

    凤隽重重搁下手中的茶杯,打断两人的调侃:“说正事。”

    龙阳阳慢悠悠地摇起折扇,一脸桑心道:“我知道,你们来我这蓬莱城,只是顺便看看我,可惜,不巧的很,小师姑想见的人,从小美到无觞,全部都出去玩了,一个都没待在蓬莱城。”

    敖姝半点不意外:“我知道。”在进入蓬莱城之后,敖姝已经用神识扫描过了。

    龙阳阳神态懒洋洋道:“小师姑若是急着见他们,我叫入音帮你召回他们。”

    “不用了。”敖姝摆了摆手,捧着杯子轻轻啜茶,神界广袤,又岁月漫漫,只要有条件,谁都想到处走走,到处看看,“我们在这里等着便是。”

    龙阳阳奇道:“你不去找轩辕残剑了?”以龙阳阳的修为,自能看出敖姝已是神王境,凤隽乃是九级天神,龙寂和凤谧均为一级灵神,敖妙是八级神使。

    敖姝抬了抬眼皮,悠哉悠哉道:“找啊。”寻找轩辕残剑,只是她下界之后的其中一件事,“但陪我家小妙妙玩更重要。”

    龙阳阳轻轻一晒,敖妙明明已经一大把年纪了,性子却还和小孩儿一般,天赋资质明明比她两位兄长要高,却只有八级神使的修为,由此可见,这对老夫少妻到底有多宠着唯一的女儿了。

    目光转向凤隽,龙阳阳勾唇笑道:“凤师兄,你若想进阶神王境,应当是轻而易举,为何小师姑都进阶了,你却还是九级天神?”

    凤隽轻飘飘道:“等你有伴侣的时候,你就明白了。”言外之意,便是我不会回答,你自己想吧。

    龙阳阳眨眨眼睛,再转视敖姝,忽然笑唤一声:“岳母大人——”

    凤隽敛眉不悦。

    敖姝却龇牙一笑:“龙阳阳,敢拿我家小妙妙开玩笑,你胆子够肥的呀。”

    龙阳阳笑道:“你们明知我只是玩笑之语,干嘛这般当真,瞧你们俩凶的,好似要活吞了我一般。”

    这夫妻俩护犊子护的也忒厉害了,早些年,他上离恨天,敖姝一共生了三颗蛋,却一颗都舍不得给他抱一下,这会儿见着真人了,两个大的就不说了,已经都是大小伙子了,最小的妙妙小丫头,依旧不肯让他抱着玩一下,真是忒小气了。

    敖姝放下杯子,作势撸袖子:“我的看家本事,就是活生生把人吞了,你想不想尝一尝滋味?”

    龙阳阳拱手作揖,一脸苦笑道:“不想尝,我认输。”敖姝的血洞吞噬可不是闹着玩的,同境界之下,不管等级差别,直接吞了不商量,霸道的很,神王虽说地位尊崇,几乎可以称之为不死不灭,但若落到拥有逆天神通的敖姝手里,照样得玩完。

    夜色渐暮,外出逛街玩的敖妙,一脸意犹未尽的归来。

    凤隽从龙寂怀里接过敖妙,神色温柔语气和蔼道:“妙妙,今天玩的开心么?”

    敖妙拍着小巴掌道:“开心!明天我还要去玩!”

    敖姝捧腮笑道:“一家店挨着一家店的逛,有意思的东西,全买了,凡是能吃的东西,都要尝一遍。”敖妙出去逛街时,敖姝有一个分|身跟着,敖妙的逛街之景,她全都身临其境,“临回来之前,妙妙还给你打包了一只三鲜鸭,一只烤翎鱼。”

    离恨天里一律吃素,敖妙初见肉荤,几乎大快朵颐了一整天,嘴巴都没停过。

    敖妙捧出三鲜鸭和烤翎鱼,甜甜的笑道:“爹爹,给你吃,可香可好吃了。”

    凤隽甚少饮食,最多喝些鸿蒙精华液,别的一律拒食,女儿的好心不能直接拒绝,凤隽摸了摸敖妙的小脑袋,温声道:“妙妙吃吧,爹爹喜欢看你吃东西,妙妙吃东西时特别好看。”

    敖妙也是个爱臭美的性子,喜欢听人夸她漂亮,听了凤隽的话,当即笑的见牙不见眼。

    夜色渐深。

    神界今晚的天气不错,夜幕之中挂着许多亮闪闪的星星。

    凤隽和敖姝坐在房顶赏景,敖妙窝在凤隽怀里,一脸好奇地指着天空道:“爹爹,星珠怎么离我们那么远啊,和离恨天里的都不一样,我都够不着了。”

    这话似曾相识,凤隽轻轻失笑:“傻丫头,我们现在看到的星珠,是一颗颗的星球,离我们特别遥远,上面建有城住有人,等你在蓬莱星玩够了,就让你娘亲带我们去别的星球玩儿。”

    敖妙眉眼弯弯的应了:“好。”

    “夜深了,妙妙该去睡觉了。”哄敖姝去睡觉,是凤隽每天的日常工作。

    凤隽和敖姝各化出一道分|身,陪着敖妙回随身宫殿休息,本体则依旧留在屋顶赏景,凤隽怀里有了空档,敖姝从善如流地补上。

    凤隽的下巴压在敖姝的肩头,嗓音低微道:“姝姝。”

    敖姝望着璀璨的星空,低低的‘嗯’了一声:“怎么了?”

    “没事。”凤隽语气平静道。

    敖姝轻笑一声:“你什么时候变得无聊了。”

    夜寂无声,光阴安和。

    凤隽没再说话,只是静静的抱着敖姝,陪她一起看星空无垠。

    两人偎依在一块的氛围,宛若一幅定格的美丽画卷。

    弥久清晰,永不褪色。

    —————全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七七文学网为您提供小说《骄龙》 第221章 最终篇18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https://www.qiqiw.com

《骄龙》 第221章 最终篇18 地址:https://www.qiqiw.com/56_56117/233.html

《骄龙》相关小说推荐: 忠于使命信长狂想曲晚周异唐关公小神刀重生骑踏神州利刃1945一本复印机闯明末坏坏王爷狠狠吻古代的温馨小日子解三国大汉枭臣大周妖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