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我们期待着
作者:槿末寒      类型:古今言情      直达底部
    我们要一直在一起,似水年华,风吹不尽,雨打不散。

    —顾谨谨

    火车站。

    顾谨谨意外地看见了司呎南,他穿得一身黑,那张俊逸潇洒的脸上在望见她的那一刻,将周身的轻狂都收敛了起来,嘴角在轻轻上扬,仿佛已经等了她很久,那感觉如同她在高考后第一次见着他一样。

    只是他眼里那悲伤的神情浓浓地席卷过来,在她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近时,将一把精致的钥匙放到了顾谨谨的手里。

    顾谨谨仔细看去,带绒的粉*结上绑着一把很长的金属钥匙,设计的很独特,顶头突出,带着一些凹凸不平的齿纹,连着一根长细的金属杆,将下面占了三分之一的金属勾勒成花般的镂空钥匙。

    顾谨谨这才想起来,那是司呎南说要给她的那一个家……

    她有些愧疚地低下头,“阿南……对不起……”

    司呎南笑得有些苦涩,将她最后一次拥进怀里,“小谨,我尊重你的选择,可不代表我会放弃你,我还是不会原谅他!”

    “谨谨,这把钥匙物归原主……希望你别忘记了,你也是有家的!属于我们的家……”

    顾谨谨难过地流下眼泪,手里的那把钥匙在发烫着,炙热地将钥匙的模样烙印在了她的心里……

    顾谨谨不知道,那把精致的钥匙锁住的不止是那栋粉色城堡,更是那挂满了整栋楼层的画,一幅幅都是顾谨谨的神态,栩栩如生的每个姿态都存在在整栋城堡里……

    b市的天空和记忆里一样蓝得如深海一般,所有白云都无暇地挂在高空中,空气里充斥着淡淡好闻的薄荷清香。

    顾谨谨在爸妈惊讶的目光里冲进了自己的房间,翻江倒海般终于在一本书里找到了那封信,她渴得连水都没有喝便急得把信拆开,那封信在拆开的那一刻,属于苏忆年那清新有力的字体便出现在了顾谨谨的眼前……

    那封信有些厚,信上和苏忆年说的一样,把从前的赌约到空间等的一系列事情都做了个解释,就连送《小花,别跑!》的那本书的原因也说了出来,全是为了这一天向她告白做的铺垫……

    顾谨谨看完,又不争气地哭了起来。

    原来……

    她和他错过了那么多……

    那么多……

    顾谨谨想了想,连忙给苏忆年发了个短信,便又在顾谨谨爸妈惊讶地呼喊下冲了出去……

    这一天天色蜡黄,夕阳下的晚霞和记忆里的那一天无异,一样美的让人憧憬起来,顾谨谨在那个曾经和苏忆年一起坐过的篮球场旁的石椅上再次坐下去。

    篮球场上安安静静的,球场中间一直玩闹的孩子早已散去,剩下夕阳的淡黄色光芒静静地照在整个球场上。

    她仰着头,看着天空上一朵又一朵被染黄的云彩,而蔚蓝的天际渐渐暗下来,独留下那抹夕阳的光芒还照在她的身上,似乎还能感受到淡淡的热度,暖暖的很舒服。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泪就是止不住一颗又颗地往下掉,视线在天空中一片片云朵渐渐模糊直到最后汇成一大片淡黄色,分不清云朵和整片天空。

    他会来吗?

    应该不会了吧?

    她等了那么久,那个短信一直都没有回信,如果他心里真的会来,早该来了吧?

    顾谨谨将眼睛用力闭上,想要以此杜绝心里那残忍的想法。

    “天空很美,和那天一样!”她耳边忽然传出一个低沉好听的声音,那么熟悉,那么悦耳。

    顾谨谨慌忙睁开眼睛,看见说话的那人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后哭得更厉害了。

    他叹了口气,将顾谨谨拥进怀里,轻柔地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我不是来了吗?”

    顾谨谨幸福地闭上眼睛,依偎在他的怀里,眼角落下一颗硕大的眼泪,她轻轻开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苏忆年斜过头吻了吻顾谨谨乌黑的头发,嘴角微微上扬,笑道,“你在短信上说,我曾经许诺过的地方,我一想就是这。”

    幸福在顾谨谨的心里浓浓散开,可一想到她先前一次次错怪他,不禁有些难以相信,“你……你为什么会来?我以为我等了那么久了……最后还是等不到你了……”

    苏忆年有些好笑,如从前一般揉了揉顾谨谨的头发,温柔说道,“笨蛋,我是为了找这个东西,才来晚的!”

    他说完,便像变戏法般,从背后拿出一个粉色的草编娃娃,“这是你最珍惜的东西对吗?”

    顾谨谨在看见苏忆年手上那个粉色的草编娃娃的那一刻,惊喜地叫唤起来,“鲢鱼!”

    她的鲢鱼!

    是她的鲢鱼!

    她以为她再也看不见它了!

    苏忆年又笑着揉了揉顾谨谨的头发,将那个粉色的草编娃娃轻柔放到了顾谨谨的手心,顿时间,那个粉色草编娃娃散出了淡淡的粉色光芒,将苏忆年和顾谨谨都包围了起来……

    苏忆年将顾谨谨轻柔地扶起来,深邃如井的眼睛里满是真诚,好看的脸上又露出那迷人的微笑,夕阳的余光洒在他的身上,一如初见。

    他说,“我答应过你,如果有一天,你跑得太远,找不到原点的时候,我就来找你,无论你在哪。”

    顾谨谨的心间顿时暖成一片,“我们要一直在一起,似水年华,风吹不尽,雨打不散,好不好?”

    苏忆年宠溺地又吻了吻她的额头,深邃如古井般的眼睛里尽是深情的目光,“好!我们一定可以好好到老的!”

    两人说完后,便一起望着这样如火般的晚霞,夕阳的暖光洒在两人的身上,苏忆年身上那自带着阳光的光芒渐渐将顾谨谨融了进去,空气里弥漫的是很好闻的薄荷清香,淡淡地弥漫在整个篮球场上。

    这是苏忆年向顾谨谨许诺过的地方……

    这是苏忆年向顾谨谨准备告白的地方……

    那天的天很蓝,那天的云很白,那天的空气很好闻……

    那天的她和他很幸福……

    很久以后,陈箐箐仿佛才真正理解了喜欢的深意,在z大发了个视频向顾谨谨道歉,一一解释当初司呎南突然回来是因为她发的照片……

    而那时的顾谨谨却不在意地笑了笑,将视频镜头转向一旁的苏忆年身上,苏忆年微笑地打了个招呼,而后又轻柔地将顾谨谨拥进怀里。

    顾谨谨又将视频镜头对向自己,对陈箐箐说了一句,她认为那是世界上最能代表幸福的话,“没关系,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阳光灿烂地照耀在b市和e城,这两个城市之间的距离在顾谨谨和苏忆年的心里,仿佛因为顾谨谨和苏忆年的感情,已经成不了距离,她和他的爱情跨越了山河,依旧没有被阻挡……

    而顾谨谨和苏忆年曾经许诺的话,仿佛是留声机里最经典的歌曲,一曲曲重复播放着,似乎在一次次见证她和他之间的爱情。

    “忆年兄!”

    “嗯?”

    “你知道吗?零的形状像个圆,是起点的同时也是原点;而圆不同,是起点的同时也是终点,从起点在兜兜转转了一圈后还是会回到原地,但往往那个回到原地的地方被人们称之为终点。如果有一天,我绕着圆跑了很多圈,跑到连起点、终点都找不到了,那你一定要在原地拉回我,无论我跑了多远……”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等我,我一定会来找你!”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