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
作者:移山公      类型:修真仙侠      直达底部
    项梁正陷入沉思中,书房外黄公公脚步很轻地走了进来。

    他先是换掉了桌上已经凉透了的茶水,重新沏了一杯新茶,等到皇帝回过神来注意到他以后,才弯下腰来用一种经过严格训练得来的谦恭姿态说道:“陛下,四殿下今日去廷尉天牢,不慎被匈奴妖女戴月儿打伤,此女也借着胁迫殿下的机会逃走了。”

    项梁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眉毛抬也不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之后,才开口说道:“让这小子到宫里来,我要当面询问他事情的经过。”

    引蛇出洞的计划知情的人很少,黄公公作为跟在项梁身边几十年,深受信任的大太监,也只是知晓个大概而已。所以他并不清楚,四殿下的受伤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真的出了什么意外。

    得了吩咐之后,他退出书房,然后立刻叫手下的人出宫请四殿下到宫内觐见。

    …………

    一个多时辰以后,项华与全老一起回宫。而他身边那位身穿黑衣的影卫,则悄无声息地隐身到黑暗之中,好像真的化身成了一个影子,时刻守在项华身旁。

    全老在进宫之后就与项华分开,一个人向供奉院走去,准备找自己的那些老兄弟们切磋切磋。

    当项梁看到走进书房里的四儿子那略显苍白的脸色还有暗淡无光的眼神之后,终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事情跟他想的有些不一样,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是不可能受这么重的伤的。

    他没有急着询问事情的经过,先是让项华走上前来,运功为他疗伤。

    项梁的武道天分虽然不高,但他坐在皇帝的宝座上,十几年来梳理天下,对《皇极霸世录》不知不觉间就有了很深的感悟,所以也在几年前顺理成章地突破成了宗师。

    论修为,他不比全老要高,但他与项华两人修炼的是同样的功法,真气也同出一源,疗伤的效果自然也就更好一些。

    等到项华的伤势好了大概四成之后,项梁才缓缓收回自己的真气,沉声问道:“说吧,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项华嘴角露出一丝明显的苦笑:“只怪孩儿自己太过托大,黑天教的经典也的确不容小觑,戴月儿没用我暗中找人帮忙,自己就想出办法挣脱了缚神锁的束缚,之后更是不知用什么法门将一身真气化去,换来了一副强横的**。孩儿一时不擦,被她一拳打在了胸口上,所以才受了这么重的伤。”

    项梁眼神一下子变得十分的严厉:“早就提醒过你,不要小看天下英杰,你总也不放在心上,这回吃亏倒也正常。”

    项华低头,不敢反驳。

    项梁旋即又问道:“还能掌握戴月儿的踪迹吗?”

    项华很肯定地点点头,对他说道:“请父皇放心,孩儿早已在廷尉府外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算戴月儿肋生双翅飞天而去,也不可能摆脱他们的眼睛。”

    项梁盯着儿子的眼睛,发现他眼中的确是毫不怀疑的样子,便也就不再怀疑。

    “那就好,计划在实施的过程中不可以一点差错都没有,只要没有偏离掌控就好。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其他人吧,我找了一位太医给你,回去好好疗伤,不要留下什么隐患。”

    “还有,出宫之前记得去见一见你娘,不要让她担心。”

    项华躬身应是,心中有些温暖。

    他的父皇表面上来看十分的严厉,但对待几位子女却是十分的关心,所以他和几位皇兄还有小妹对这位雄才伟略的父皇,内心中都是一样的感受,孺慕之中又夹杂了一份敬畏。

    …………

    皇宫之中的消息一向传得很快,项安在自己的府中也很快就得知了四弟受伤的事情,他对此倒是有些意外。

    从越州回来后,身为武痴的项华就寻了个由头与自己的大哥好好打了一场,结果是不分胜负。

    他虽然年长几岁,但武功却与四弟项华相差仿佛。对这个结果,从小就见识到弟弟天分的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如此一来,能够突破项华身边的护卫还有隐藏的高手伤到他的人,武功就有些可怕了。

    他把程坤找过来,向他询问戴月儿的具体信息。

    程坤被叫过来时还有些疑惑,但当他从项安口中得知自己为什么被叫来之后,整个人都觉得有些不好了。

    什么情况?

    自己与彭将军还有一众定山军的高手一起费尽功夫才抓到的戴月儿居然从天牢里逃走了,廷尉府的人到底是怎么做事的?

    他不了解项华的计划,心里只觉得十分的窝火。

    他在断龙山中与戴月儿亲自交过手,自然清楚这个女人的厉害。

    如果不是他与凌真还有田化宇三人一起围攻的话,单凭他自己根本没有可能留下她。即使如此,他也在那一战中留下了不轻的伤势。

    项安在了解到这些信息之后,也感觉有些不对。

    如果程坤并没有说谎的话,那戴月儿此人确实是很危险,需要时刻警惕。

    他很清楚,像这样危险的犯人都是由四弟手下的暗卫来看管的。以他对自家四弟的了解,应该不会弄出这么大的纰漏才对。

    他有心去找项华问个明白,但转念一想四弟现在应该正在疗伤,而且他犯了这样的错误,心情一定十分不好,还是等几天再说吧。

    程坤回去后越想越不甘心,但他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虽然大皇子说戴月儿现在的情况十分的糟糕,但既然她已经成功地从天牢里逃了出来,势必会加倍小心,想要再抓到她,难度恐怕要比第一次大了两倍不止。

    想了一路,程坤最后面露苦笑。

    也罢,这种事还轮不到他操心,偌大一个朝廷,人才济济,想必一定会有人站出来将戴月儿抓回来,他现在自己在这里干着急也没有什么用。

    …………

    把视线转到戴月儿这边。

    戴月儿在摆脱了廷尉府的追兵后,并没有急着逃离帝都。

    她先是运用黑天迷神法将一个陌生的路人引到角落里,从他手上拿到了一些钱财,然后来到一家绸缎庄,买了一套衣服,把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狱服换下来。

    如果不是这一路上她一直用黑天迷神法让那些看到她的人下意识地忽略她的穿着,恐怕早就有人把城中巡逻的卫兵叫过来缉拿她这个逃犯了。

    找来三尺白布将胸前两团软玉紧紧缠住,再换上一身华丽的锦衣,戴月儿从店铺中走出来时,就从一个女子华丽地变身成了一个翩翩佳公子。

    面容俊朗,五官比之刚才都有了一些细微的调整,让人完全看不出她其实是个女子。

    有黑天迷神法在,轻轻松松就可以完爆天下间九成九的易容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