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这算啥事?
作者:缔殇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转眼三日时间过去,在这三日中,傅然猎杀了不少的玄兽。

    其中五阶玄兽占多数,毕竟这片丘林地带内,六阶玄兽的数量并不多。

    如果想要猎杀更多的六阶玄兽,就需要更加深入,穿过这片丘林地带。

    而此刻的傅然已经来到丘林地带的边缘,目光远眺,能够看见远处那层次起伏的林海。

    若是细看则能够发现,林海中那些参天巨树,宛如修炼得道一般。

    “那便是十万大山么?”

    傅然双目之中闪过讶色,绵延不绝的山脉层层折叠,将整个中州包围,隔断了四域,这便是十万大山。

    十万大山内存在了太多的危险,一直传言,即便是轮帝境也很有可能陨落其中。

    而除了各类强大玄兽,其中还包含一些绝地,让人望而生畏。

    即便是此刻傅然远眺,也能够模糊感到危险气息,让他心惊肉跳。

    “这十万大山内必定存在不少九阶玄兽,而且跟北域有很大的不同,十万大山内没有统治者。”

    没有统治者就没有约束,因此对于人类来说可想而知是多么危险。

    远远观察片刻,傅然转身离去,他在这三日内虽然猎杀不少的玄兽,但是也让自己受伤,可不敢靠近十万大山。

    即便是他巅峰状态,也不敢进入十万大山。

    三日的猎杀,收获不低,别人猎杀玄兽,主要是为了玄晶,而他仅仅是为了让他自己能够发挥出更强的战力。

    玄晶用处颇多,无论是炼器还是炼制符笔,都可以使用玄晶融入其中,得到不小的增强。

    而且强大的阵法都需要用到玄晶。

    除了这些之外,另一个最大的作用便是提取玄晶内强大的玄力。

    玄晶内的玄力十分狂暴,不能直接吸收,但是提炼后,能够将其内的狂暴能量分离,剩下的精纯玄力对于修玄者来说犹如大补之药。

    至于如何分离这狂暴能量,傅然也不清楚。

    取出地图,辨别了一下方位,傅然向清风学府疾驰而去。

    “这枚木属性的玄晶应该可以兑换一些玄液。”傅然把玩着一枚玄晶。

    这枚玄晶不过桃核大小,泛着青绿色光芒,其内包含庞大的玄力。

    两日前,傅然遇到一头不知名的玄兽,此兽虽然不过六阶初期,但是实力却不弱,无论是速度还是防御,都可怕得吓人,远超一般六阶玄兽,而这枚木属性玄晶便出自此兽之身。

    至于那些玄兽尸体,恐怕在总院内能够兑换的玄液并不多。

    这次回院,傅然并没有使用传送符纹,而是利用赶路的时间疗伤。

    当他回到东城的时候,顿时发现周遭的人看他的目光有些怪异。

    “这些人怎么如此看我?莫非身份暴露了?”

    轻摇头,傅然否决了这个猜测,他并未透露自己的身份,虽然东院高层或许看出他身份了,不过应该不会透露出去。

    不知为何,傅然心中总有些不安。

    当下加快了步伐,寻到了张大,至于张二,听张大说,去了东城一个叫浴火殿的地方修炼。

    身为随侍,也可以得到总院的修炼资源,只不过无法和学员相比,唯一的好处就是需要的玄液不多。

    而随侍也可以完成任务获得玄液,只不过他们的任务都十分简单,很多任务甚至都不需要离开学院。

    “这样甚好。”傅然点头,虽说修炼资源远远不如他们这些学员,不过对于张大张二来说已经颇为不错。

    “对了,刚才我发现其他人看我目光有些怪异,莫非发生了什么事情?”傅然问道。

    张大四下看了看,发现周遭没有其他人,这才低声说道:“少爷,你赶紧接个任务离开。”

    “怎么回事?”傅然眉头一皱,难道真的是凌族找上来了?

    “不,如果是凌族找来了,恐怕在我踏入东城的瞬间便知晓,不会给我离开的任何机会。”傅然心道。

    “是北城的一个学员来找你,而且还是两年老生,再有一些日子就是三年老生了,我见过这人,来者不善。”张大远远曾看见过那人,明白对方是何等强大。

    给他的感觉,似乎此人已经是三年老生一般,虽没有流露气息,却无形中让人心惊。

    “北城?”

    傅然疑惑,他似乎并不认识北城之人,对付寻他所为何事?

    “不对,我认识北城一人,莫非是他?”

    而心中刚刚这样想,傅然突然觉得似乎有人接近,当下别头望去,只见半空中一道身影缓缓接近。

    待对付走近了,傅然这才发现,对付并非是飞行而来,而是脚踏虚空,一步一步行来。

    “轮帝境!”

    张大大吃一惊,他虽然猜到这人很强,但是毕竟是两年老生,没想到居然是轮帝境。

    唯有轮帝境才可在空中如履平地一般的行走。

    即便是地玄境也只可以御空飞行而已,无法如眼前此人这种地步。

    “果真是他!”

    傅然瞳孔一缩,这才多久时间,谓居然已经达到轮帝境程度,虽然从气息上判断,不过是才跨入轮帝境,但是轮帝境可不一样。

    帝之四境!

    谓徐徐落下身形,一脸冷淡之色,目光落在傅然身上,不觉间,一股霸道气势席卷开来。

    傅然身形一动,挡住张大,对于扑面而来的气势犹如未曾感受。

    这些年,傅然所遇轮帝境也不在少数,更强的对手他都遇到过,仅仅气势,还不足以让他变色。

    但是张大不同,即便是谓并没有刻意针对他,这气势也足以让他受伤。

    “不愧是少爷。”望着身前那道消瘦身影,张大松了一口气,在轮帝境气势的压迫下,他想要动弹都十分困难。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北域一别没想到你也成长了许多。”见傅然丝毫不受自己气势所动,谓淡然开口周围的压迫瞬间消失。

    “这话应该是我说的吧,没没想到你居然已经达到轮帝境了,怎么?没事居然跑到东城来了,看样子好像还是为了我前来,有什么事开门见山。”傅然声音不卑不亢,平静道。

    谓的目的不清楚,但是不可能在这里对他动手,这里是北城,还轮不到他放肆。

    见傅然神色,谓便明白傅然有恃无恐,冷笑道:“别认为我不敢对你动手,只要不杀了你,学院也不会太过干涉。”

    “似乎你我之间没有远仇,也没有近怨吧?”

    谓不答话,似乎在细细审视,似乎又在思考什么。

    而轮帝境立于半空,自然引起了其他不少人的注意,不少人目光望来,抱着看戏心态。

    “那新来的小子有麻烦了。”

    “不错,看样子这个破例的学员不受待见呀。”

    “不过再怎么说也是来自东域,我们要不要出手帮一下?”

    “要去你去,我可不管,别人还好说,来的是北城那个疯子,谁去谁找死。”

    学院四城之间的学员虽然平时联系不多,不过对于其中一些有名气的学员还是知晓。

    而这谓便是其中之一。

    来北城不过两年时间,却将北城三年老生打了不少,真真的一个狂人。

    即便是三年老生与他交手,能不落败的也是少数。

    据说谓前些天还去了四城中间的那个小村庄。

    在东城三年老生中能够交手者,还真不多,他们可不会因为傅然这个破例者去招惹谓。

    总院和东院的规矩有所差别,在总院,学员之间的争斗很是正常。

    “我受人之托,所以前来见你一眼。”

    谓转身,一步步向北城行去,刚踏出几步又停下,侧过脸,道:“这一趟算是白来了。”

    声音落下,傅然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迫出现,抬头望去,只见半空中出现一个恐怖的拳影。猛然袭来。

    “我……这算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