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节睡在战场上感大汉的浩瀚军威
作者:傲苍海      类型:修真仙侠      直达底部
    时空转换,阴阳逆转,乾坤大变,一刹那间寰宇时空消散。

    不经意间,九州崩解,八荒破碎。山河血淹没了人世五州。

    回眸里,痴傻了无限。

    不知中,忘却了天地。

    轮回的日子,洗涤了过往的尘埃。

    淬炼了灵魂。养育了今生的气运。

    飞花醉月,

    望川情断,

    绝世的剑,

    无敌的枪,

    杀戮的心,

    不屈的身,

    轩辕的我,

    九州的爱,

    炎黄的情,

    山海的缘,

    洗涤了,润泽了,教育了。

    痴傻的我,

    一天一天又一天,

    听着古老的诗歌,伴随着荒凉的梦。

    一觉不知到了何方?

    风吹黄沙百战吞金甲,

    淹没在茫茫无尽大草原的我,

    被血水唤醒,

    感受着满天的杀戮,

    一丝丝的危险让我这颗永恒的心,都有了些激荡得不知所措。

    仿佛在梦里,但又那样的真实。

    扒开眼前旗子,望着古老的汉字。

    我知道,自己一觉睡到大汉朝。

    望着眼前废墟,战火的残迹依然醒目了然。

    触动着灵魂,拨动着心弦的我,激动的,缓慢的化为雄鹰,

    飞翔在茫茫大草原的浩瀚天空之上。

    寄语鹰嘶,飞翔在大汉朝的过度。

    从汉初公元前206到公元219年。在这四百多年的岁月里,我看到了汉高祖刘邦与西楚霸王项羽的楚汉之战,想起了该下之围。

    听霸王绝命泣笔而书《垓下歌》: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我的心在感叹霸王的无奈啊,一人与天下为敌怎么可以呢?

    霸王啊!霸王,你死得悲壮。你时得还有些可怜。

    你要是能够认识到秦始皇正确的地方。

    你也许就不会失败了。

    随风逐月,悲凉的战曲,死亡前的战歌中,我才明白为什么力能让昔年抗鼎的少年没有能够走出该下之危。

    悠悠该下,血流飘荡。霸王绝泣,千古难忘!

    感触着丝丝悲伤,乘风直上九霄云外、

    一语荒凉在心中闪耀。

    原来生命总有些无奈,很多时候不是我们选择命运,而是命运选择我们。

    如果我是霸王,我会不是会那样自杀。

    我想我绝不会,因为我已经明白,自杀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好多事情,其实我们放开过段时间来想,就不一定是我们最初想的那个样子。

    一转眼,炎汉就在高祖刘邦与他妻子全力的治理下。

    百姓渐渐的多了起来,人民生活有改善。

    汉朝强大起来了。

    正在天空中的我听到那王霸之满天的《大风歌》: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云飞扬啊,云飞扬!

    西楚霸王项羽与汉高祖刘邦。

    究竟谁是第一呢?

    我想在综合战斗力来讲,霸王更强,刘邦呢,战斗力虽然不强。但他的内心的毅力,他的心灵比起霸王要强了许多。

    能屈能伸,可以为了大局而牺牲小我。

    爱学习,听得进别人的话,这是他的法宝。

    逝水如花,大汉朝经过汉初三代帝王的勤政爱民。到汉武帝刘彻时,拥有了足够的财富。

    而在此时大汉走向了世界第一强国的宝座。

    在汉武为帝的一生中,他北攻匈奴,开创汉武盛世,打通西域,开创华夏民族新篇章的伟大功绩。

    茫茫春秋,在四百多年的大汉朝里,汉武帝的功绩达到了汉朝皇帝的巅峰。华夏汉人这个称呼,也由他那时开始正式的确定了下来。

    而那句出自西汉名将陈汤的那句话:“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更是成了大汉军威的直接表现。

    汉之威望,自汉武帝是正式在世界立足。中国开启了辉煌的汉文化基础——两汉乐府。

    在那个时代,有一种文体直接表达了那个时代的伟大,那就是汉赋,气势磅礴的汉赋,给了我们中华文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而也是在那时伪儒家学术开始影响了华夏两千多年。

    为什么要加个伪呢?

    因为汉武帝之后的儒家已经不是孔孟时的儒家,后世儒家遵循的又是另外一套。一套尊王侯的腐儒。后世两千多年的旅程中,儒家几乎都没有摆脱过这个形象。

    在当今也没有拍拖。真正的儒学,要已经被许多人抛弃在图书馆,忘却在山海间了。

    春去冬来,逝水如风,飘飞无极中,汉朝进入了衰落之时。

    自汉成帝起,汉朝再度落入外戚干政的危险局势。

    最终这次出了大事。

    汉成帝之后的王朝大权就彻底的落入了外戚之中。

    这时外戚之中出现了个非同凡响的人物,他就王莽。

    这位老兄可是够厉害的,最终凭借自身的聪明才智与气度。篡夺了大汉江山。

    史称“新”

    这个朝代存在很短,在王莽时期,他执行了一系列先进政策。

    但这些看似先进的政策,对当时的社会并没有能够很好的改变。

    反而是导致了民怨沸腾,在众多刘氏宗亲与各大家族的反抗下,王莽当皇帝也有十多年。这说明他这个皇帝其实挺受普通老百姓拥护的。

    可惜王莽所处的时代不对头,那个时代的他太过于超前的想法,最终以失败而告终。

    他死后不久,大汉最终落入了东汉开国之主汉光武帝刘秀的手中。

    由此汉朝的江山再度延续了两百多年年。

    这是从公元前25年汉光武帝建武元年开始的到公元219年汉献帝建安二十四年。

    悠悠岁月、千秋王图霸业无极否!

    大汉江山,四百多年里,我们华夏创作很多人类光辉之处。

    其中最大的要数造纸术。

    大汉朝的造纸术,改变了知识的传播。由此知识逐渐开始让大众知晓,人类文明的进步又跨出了关键的一步。

    烟花灿烂,在这漫长而又有些短暂的四百多年里。

    又有那些圣贤人杰呢?

    如今还让人民敬佩传承的又有那些呢?

    推开时空之门,汉之初的张良、萧何、韩信,都是人杰中人杰。

    在科学上,张衡的地动仪,祖冲之的圆周率。都是很又代表性的科学研究成果。

    心语无边,大汉的皇帝之中是历朝历代最特别的时代,好多小皇帝,还有皇帝是断背山的也有。真的想不到做为皇帝竟然恋童断袖,这些是多么糟糕的情况啊。

    当然好皇帝也有,文景之治就是很青春的代表。

    除了这,这个时代有好多华夏经典书籍。

    例如《史记》、《黄帝内经》《说文解字》、《九章算术》、《周易参同契》、《淮南子》就是非常的不错的代表。

    那么汉朝与其他相比又如何呢?

    第一点,王朝的主人能力太不足。

    第二点。外戚夺权专政。

    第三点,宦官把持朝政。让皇帝听闻见识被严重的迷惑。

    这些导致了王朝接班人有点差。最终在汉献帝时,王国诸侯争霸。世家的较量中。

    最终造就了三国时代。

    在这个时代里,道教创立了。也代表中中华本土宗教的开始。儒家《五经》的确定也是在此时。佛教也开始传入华夏了。

    也就是华夏的三教起源上同源啊。

    悠悠炎黄,巍峨九州,大汉无疆。

    汉朝时代,是真正确立我们华夏基本版图的正式开始。

    漫漫春秋,时代转变,九州共称。

    汉、汉、汉!

    汉朝确定了我们人基本血脉本质。

    我们有着:“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无畏气概,但又有着打不赢就跑,跑不掉,就施展各种计谋让敌人自己崩溃的诡计。

    厚黑学的鼻祖——刘邦,给了我们无数经典案例。

    为求存,我们可以卖妻儿,为报仇我们可以忍辱百年的。

    这样的大汉,给我们一个原则,那就是利益第一位。

    从《孔雀东南飞》的凄美爱情故事中看得出,我们华夏从汉时就是一个把利益放到第一位国家。当然我们中华儿女一直都在打破父辈的观念,其中那时的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的爱情故事就是一个很好的代表。

    成王败寇,西楚霸王的例子,活生生在我们的眼前无数次浮现了。

    如今的象棋棋盘上的楚河汉界,就是很清晰的证明。

    时间在一秒秒的飘去,化为神鹰的我,终于从大汉之西,逛了圈中亚,又去了趟漠北。

    最终又回到长安。

    在这趟行程中,我看到张骞,看到了苏武,看到班超、班固。

    感受到他们豪气,那无畏,那机智,那毅力。

    让我惊叹!

    是非成败!

    转眼两千年过去了。

    回首大汉威武无双。

    浩瀚乾坤唯德唯力。

    九州烟雨!

    普天同庆!

    炎黄新生!

    中国共产!

    天地醉兮!

    乾坤美兮!

    英雄佳人!

    恭敬大汉!

    大汉、大汉、大汉!

    “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犯中华者虽强,必诛。”

    最后来听听这首贾谊的《鹏鸟赋》吧!{

    谊为长沙王傅三年,有鵩飞入谊舍。鵩似鸮,不祥鸟也。谊即以谪居长沙,长沙卑湿,谊自伤悼,以为寿不得长,乃为赋以自广也。其辞曰:

    单阏之岁兮,四月孟夏,庚子日斜兮,鵩集予舍。止于坐隅兮,貌甚闲暇。异物来萃兮,私怪其故。发书占之兮,谶言其度,曰:“野鸟入室兮,主人将去。”请问于鵩兮:“予去何之?吉乎告我,凶言其灾。淹速之度兮,语予其期。”鵩乃叹息,举首奋翼;口不能言,请对以臆:

    “万物变化兮,固无休息。斡流而迁兮,或推而还。形气转续兮,变化而蟺。沕穆无穷兮,胡可胜言!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忧喜聚门兮,吉凶同域。彼吴强大兮,夫差以败;越栖会稽兮,勾践霸世。斯游遂成兮,卒被五刑;傅说胥靡兮,乃相武丁。夫祸之与福兮,何异纠纆;命不可说兮,孰知其极!水激则旱兮,矢激则远;万物回薄兮,振荡相转。云蒸雨降兮,纠错相纷;大钧播物兮,坱圠无垠。天不可预虑兮,道不可预谋;迟速有命兮,焉识其时。

    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合散消息兮,安有常则?千变万化兮,未始有极,忽然为人兮,何足控抟;化为异物兮,又何足患!小智自私兮,贱彼贵我;达人大观兮,物无不可。贪夫殉财兮,烈士殉名。夸者死权兮,品庶每生。怵迫之徒兮,或趋西东;大人不曲兮,意变齐同。愚士系俗兮,窘若囚拘;至人遗物兮,独与道俱。众人惑惑兮,好恶积亿;真人恬漠兮,独与道息。释智遗形兮,超然自丧;寥廓忽荒兮,与道翱翔。乘流则逝兮,得坻则止;纵躯委命兮,不私与己。其生兮若浮,其死兮若休;澹乎若深渊止之静,泛乎若不系之舟。不以生故自宝兮,养空而浮;德人无累兮,知命不忧。细故蒂芥兮,何足以疑!”}

    愿君如大鹏鸟,展翅九霄逍遥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