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尝出味道了么
作者:卿卿如是      类型:古今言情      直达底部
    白慕颜默了一下,即使楚雪没有护着她,她也不会被林依依打,但是那份情,她确实记在了心里。

    所以她才会想和楚雪交朋友,上课吃饭都在一起,直到发生了宋文锦这件事。

    从她坐在苏不渝身边到出校门,不过两三个小时,宋文锦不但听说了还知道在校门口堵她,按照常理,找一个人不应该去她住的地方吗,她怎么会知道她会出现在校门口。

    最大的怀疑对象,就是一直跟她在一起的楚雪。

    从那以后,她就有了防备。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

    “慕颜,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原谅我,不管我有什么理由,后来是我不对,不应该用宋文锦去试探你。但是我还是想和你说清楚,不管你原不原谅我,说出来我才好受。你没有活在楚家,你不知道我过的是什么生活,楚家的女儿就是结交的工具,我大姐,二十二岁,大学刚刚毕业,就被嫁了出去,说是嫁,不如说是送,我二姐,马上也逃不脱这样的命运,但是我不想这样,我想要自由,我宁愿离开楚家,过简单的生活,所以,我父亲就和我说,让我来帝都,只要帮楚家发展到帝都,我就自由了……”

    最后一句,楚雪的眼中满是希望的神采,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高门大户里的苦衷就是身不由已,白慕颜庆幸自己有那样一个温暖的家,所以,她很同情楚雪。

    “雪儿……”

    “慕颜,对不起。”

    白慕颜抱了抱楚雪,“你会自由的。”

    两人一起走进包厢的时候,明眼人都看得出她们之间的氛围好像不一样了,变得更融洽了。

    “好了,现在人齐了,我宣布第二个节目!”夜宸站起来说道。

    “还有什么?”

    “还有节目呢?”

    “那就是--露营!”夜宸眉飞色舞的介绍,“地点是我选的玫瑰庄园,里面的房子是晚上是没有屋顶的,四周也是玻璃透明的,既可以赏花又可以赏夜景,怎么样,是不是很棒!”

    “哇,听起来很不错呢。”

    “是啊是啊。”

    “这也叫露营?”顾星河不明白夜宸对露营的定义。

    “哎呀,不要在意细节嘛,走走走,出发!”

    一行十三个人,夜宸和夜瑶还有顾星河一辆车来的,同行的班上同学三男三女都是情侣关系,各自都开着车,宋文锦则是和楚雪一起来的。

    宋文锦本就是为了道歉而来,现在道完歉了,她也和她们不熟悉,所以她没有跟着去。

    就只有白慕颜和苏不渝骑着摩托车来的。

    本来夜宸说让他们俩个上车的,但是苏不渝拒绝了。

    他看向白慕颜,“想不想骑摩托车兜风?”

    白慕颜简直不能再赞同,立马说道,“想!”

    出了学校,摩托车开起来那才真的是摩托车,九月份的天气兜起风来真是太爽了!

    虽然夜宸有些不乐意但是人家两个都愿意他又不能坚持让他们上车,而后面的夜瑶则和顾星河开始了抢地盘大战,竟然没注意苏不渝又要带别的女生这件事。

    “这两个座位都是我的,你只能占一个座位。”

    “切,我就不!”顾星河丝毫不让。

    来的时候就因为座位这件事两人闹了一路,这下又因为座位的事情恐怕又是一路。

    夜宸都懒得搭理他俩。

    真看不出顾星河原来是这么幼稚的人。

    初秋的晚风带着微微的凉意,白慕颜抱着苏不渝腰的手,微微收紧了。

    “苏不渝。”白慕颜开口,声音却被两边嘈杂的声音淹没,她微微提高了声音,又喊了一遍。

    这次苏不渝听见了,微微转头,“怎么了?”

    本来白慕颜想和他说昨天晚上夜宸和她告白的事情的 ,但是话到嘴边也没说出来,她大声地拉长了声音说道,“生日快乐!”

    苏不渝没再说话,只是那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苏不渝,生日快乐,你可要好好对待我给你的礼物。”白慕颜的脸轻轻贴在了他的后背,声音小到连她自己都听不清。

    思考了整整一天的时候,她才想出要送他什么礼物。

    老师和她说过,酒是最好的信使,酿酒人的心意,如果品酒人懂她,那他会知道的。

    她可是把她三年前的珍藏都拿了出来加工酿制的,苏不渝,他会懂吗?

    白慕颜和苏不渝到的时候,他们早就到了,把各自住的房间都选好了。

    玫瑰庄园的景致真是漂亮,各种各样的玫瑰花品种,一大片一大片的,看着让人舒服极了。

    夜宸早就提前给白慕颜和苏不渝留下了房间。

    一南一北,恩,很是用心。

    白慕颜的房间在南面,隔壁是夜宸,苏不渝的房间是北面,隔壁是夜瑶。

    夜宸此刻也意识到了危机感,为了拉开二人的距离,也真是绞尽脑汁了。

    全程无视苏不渝刀子般的眼神,带着白慕颜去了她的房间。

    因为他们这个活动是临时决定的,来的时候那种独立的玻璃夜景房已经全都有人了,所以他们就定的豪华套房。

    苏不渝还庆幸了一下,要是真住玻璃夜景房保准夜宸这小子一宿得不睡觉光盯着白慕颜看。

    苏不渝还真没想错,夜宸打的就是这个主意,近距离接触的大好时机,谁知道竟然没有了,要不是那些男生在一旁拦着,再加上今天是苏不渝的生日,他指不定就得跟前台闹一场。

    大家都没有睡得很早,都三三两两的结伴去玩儿了,夜宸来找白慕颜的时候,她早就躲了出去。

    她就知道夜宸就会去找她!

    看他这样子根本不是想通了啊,合着昨天她说了那么多在电视剧和小说里学来的话都白说了呗。

    倒也没有白说,虽然没有打消夜宸对白慕颜的爱慕,但是却激起了夜宸奋发图强的念头,直到很久以后,担起了夜家家主责任的夜宸,每每想起白慕颜依旧是那天在顶楼一本正经和他说话的稚*样。

    “啊,空气真是清新。”白慕颜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

    玫瑰庄园修建在了郊区的绿色生态园边上,没有尾气和工厂的污染。

    正惬意着,楚雪满脸泪痕的跑了过来,带着慌张。

    白慕颜心一颤,难道出事了?

    “慕颜、不好了、不渝、他……”

    “他怎么了?!”白慕颜一下子抓住了楚雪的手臂,“说话啊!”

    “他好像、被关在鲜花冷藏库里了……”楚雪说着哭的更厉害了。

    “冷藏库?多长时间了?冷藏库在哪边?”

    白慕颜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楚雪不知道先回答哪个,直接指了她来的方向,“那边,我带你去!”

    “不行!”白慕颜摇摇头一口拒绝。

    楚雪心下一颤。

    “你去找工作人员,随便一个,拿了冷藏库钥匙再去找我,我先去看看!”白慕颜迅速理了一下思路,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好。”楚雪一口应许。

    两人分头行动。

    等白慕颜顺着楚雪指的方向找到冷藏库的时候,发现确实大门紧闭。

    她上前想看看能不能找东西先砸开,苏不渝在里面也不知道多长时间了,虽说里面是放鲜花的,温度不会特别低,但是人长时间待在里面肯定不好受啊!

    却不想这门一推就开了。

    白慕颜来不及多想赶紧走了进去,里面只有从门的缝隙里洒进来的一些微弱的月光,除此之外,一片黑暗。

    眼前的黑暗让她踟蹰不前,但是她又不能不去。

    试图从身上拿出手机,却没找着,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跑来的路上太急弄丢了。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将近十二点了,外面一点动静也没有,她试探的喊道,“苏不渝?”

    没人应声。

    一咬牙一闭眼白慕颜就冲进了无边的黑暗。

    冷库很大,很冷,很黑,她快要被黑暗吞噬了,每走一步,身体都在颤抖,那年的记忆一幕幕的闪现。

    废弃的仓库、黑暗的空间、呼呼的风声……

    突然,身后的门咚的一声就被关上了,偌大的冷库,再无一丝光亮。

    白慕颜这时才意识到她被人算计了。

    楚雪!

    可是她已经来不及想太多,恐惧已经支配了她的大脑,她的头发凌乱的贴在脸上,蜷缩在地上,面色苍白,瑟瑟发抖……

    门外的楚雪松了一口气,眼中闪过志在必得的神色。

    没有人,可以挡住她的路!

    这一晚上时间,不冻死也吓死了。

    楚雪转身就想走。

    “楚雪!你、你竟然做这种事情!”

    楚雪心猛地一跳,大惊,转过身,看到的竟然是夜瑶,神色竟然放松了下来。

    “哦,是瑶瑶啊。”和往常一样嘴角挂着笑意,和她打招呼。

    “你!你不怕我告诉渝哥哥吗?你不但恶心,还恶毒!我这就去告发你!”

    夜瑶想起她做的事情看着她脸上那个诡异的笑容顿时害怕了。

    我得赶紧跑!

    她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对,就是跑。

    刚跑两步却因为腿软倒下了,她从来没碰见过这种事情,更没想到楚雪是这样的心狠,她也不过和她一样才十九岁啊!

    太可怕了……

    楚雪轻笑着走了过来,凑近夜瑶,“你不会告诉你的渝哥哥的,你也希望白慕颜消失不是吗?谁都看的出来,他对白慕颜是不一样的,他喜欢白慕颜。不然,你为什么在我把她关进去之后才说话?恩?你也想让她死,对不对?”

    “不是这样的,就算渝哥哥喜欢她又怎样我也不会想要害她,你真是心狠手辣,我这就去揭穿你的真面目!”

    “我的真面目?白慕颜怕黑可是你告诉我的,如果事情暴露,我跑不了你也跑不了,你觉得苏不渝会原谅你吗?”

    最后一句话,止住了夜瑶的脚步。

    她不要她的渝哥哥恨她。

    可是,白慕颜呢?她怎么办?她怕黑啊!

    “你把钥匙给我,我把白慕颜救出来,今天就当我什么也没看见,好不好?”

    “没想到向来骄纵跋扈的夜家二小姐这么心善呢,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楚雪脸上的笑意更甚,却一瞬间收了笑容,面目狰狞,“不可能!我告诉你,白慕颜今天必须死!”

    时间已经过去十多分钟了她不知道白慕颜现在怎么样,夜瑶急了,直接伸手就去抢楚雪手中的钥匙。

    “夜瑶!你疯了吗?她可是苏不渝喜欢的人,我们俩个陪了他这么多年他都不曾多看我们一眼,现在认识她才不过半个多月,就喜欢了,你觉得这公平吗?你不会不甘心吗?”

    刚开始这话或许对夜瑶有效,但是现在夜瑶已经完全想清楚了,“楚雪!你才是疯了,你在犯罪你知道吗?快把钥匙给我!”

    两个人很快扭打在一起。

    苏不渝和夜宸以及顾星河赶过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你们在干什么!”苏不渝冷声开口。

    楚雪一听,脸上瞬间毫无血色,完了。

    心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不希望听到苏不渝的声音过。

    “快,白慕颜在冷库里!”

    夜瑶眼神一亮,赶紧说道。

    三个男生一听,面色骤变!

    夜瑶趁楚雪发愣的时候从她手里抢了钥匙冲着他们扔了快去,“钥匙,快!”

    楚雪见事情败露,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慌慌张张的跑了。

    她算了完了。

    苏不渝打开冷库当先冲了进去,就着夜宸手机打开的手电筒的光亮,一下子就看见了白慕颜。

    疾步走过去一把抱起了身体在剧烈颤抖的白慕颜,连连安抚道。“没事了,没事了,我带你出去。”

    顾星河面容铁青,内心掀起滔天怒火,“慕慕,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竟然有人敢这么做!

    伸过去的手却被苏不渝挡住了。

    白慕颜紧紧的搂着苏不渝的脖子不撒手,颤抖着声音,“苏不渝。”

    “恩,是我。”

    苏不渝难以形容此刻的心情,他只知道他刚刚看见她蜷缩在一起瑟瑟发抖的样子时,他想杀人。

    亲手杀了把她关在这里的人,紧紧握着的拳头,显示着他的隐忍。

    那是他生平第一次有那样强烈的保护欲,他想保护好她,再不受任何伤害。

    “对不起,我来晚了。”

    对不起,我没好好保护你。

    “我们还是先出去吧。”顾星河说道。

    苏不渝抱起白慕颜走了出去。

    而夜宸则是在白慕颜叫出苏不渝名字的那一刻就出去了。

    夜瑶浑身各处都差不多擦了皮,两人扭打,在地上来回噌,她皮肤嫩,自然受不住。

    “哥哥,白慕颜怎么样了?”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夜宸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是怎么了,平常提起白慕颜都开心的不得了,夜瑶虽然疑惑但也没多问。

    也是,有苏不渝在,她一定会好好的,哪里用得着她操心。

    白慕颜确实被苏不渝照顾得很好,两人一个照顾人一个被照顾,分工很明确。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白若笙自然知道了,他来接白慕颜的时候,大家才彻底知道了白慕颜的身份。

    楚雪的事情白慕颜没有过问,只怕沪上再没有楚家了。

    因为这个事,白若笙让白慕颜在家休息了一个多月,苏不渝也时常来白家看望白慕颜,说是时常,不如说是天天。

    “我给你的礼物看了吗?”

    “是酒,我看了。”

    “那你喝了吗?”

    “喝了。”

    “那什么味道?”白慕颜急切地问道。

    苏不渝看着白慕颜凑近的脸,两人只有不到一公分的距离。

    白慕颜也是意识到了这个距离过于暧昧,赶紧后仰。

    苏不渝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一把揽上她的腰拉到自己怀里,低头吻上了她那嫣红的唇。

    双手捧着她的脸,像是捧着世间最珍贵的珍宝,窗外的银杏叶一片片飘零,阳光洒进把他们的剪影投在了地板上。

    良久,苏不渝才放开她。

    “我来之前刚喝了一杯,你尝出味道了么?”